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歌的博客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日志

 
 

黑夜看庙(原创散文)  

2009-11-22 16:53:05|  分类: 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夜看庙

 

◆秦  歌

 

 

这年月,人们的兜里有了几个钱,使得新兴的旅游业异常火爆起来。什么“无烟工业”、“朝阳产业”的,大有不把你的口袋掏空誓不罢休的势头。

不明不白地走了一些地方,就想回过头来探究一下,旅游究竟是什么?查《现代汉语词典》,旅游就是旅行游览,而“旅行”的词条则解释为“为了办事或游览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翻开《中国旅游史》,旅游的妙处多得去了,什么寄情山水,亲近自然,强身健体,陶冶情操,开阔眼界,增长见识,丰富阅历,促进经济,等等等等。好像你有钱不去旅游,就等于不会享受生活,就等于不支持经济建设,就等于不热爱祖国的大好河山似的。当然,也不怪人家勾引你,试想从古到今,那些帝王的巡游,学子的漫游,武侠的浪游,仕途的宦游,商贾的利游,学者的探游,举家出行的亲情游,携手天涯的伴侣游,哪一样都能勾起你对远方的憧憬和向往。圣贤有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谁让咱也是个半拉子文人呢?

不想我家那口子出一趟远门回来,斩钉截铁地给旅游下了个定义:“旅游就是花钱买罪受。”我的一个朋友说得更妙:“旅游就是上车睡觉,下车撒尿,景点拍照,回家啥也不知道。”仔细想想,他说的确有一定道理。最不妙的是团队旅游,动辄几十号人,发一顶清一色的旅行帽给你,你就算这个这个团的“团员”了。旅行社派出的或男或女或俊或丑的导游,除了沿途讲几个荤腥味儿的段子外,其余的并不比你知道多少。到了景点,被称为“地陪”的导游正解说得起劲,他或她早在一边举着小喇叭吆喝上了:“某某团的朋友抓紧时间,集合啦,集合啦!”简直就像赶羊似的,弄得你心绪如堵,游兴全无。入夜,旅游车在拼命地赶路,好不容易到了他们承诺的某某星级宾馆,这边还没合上眼儿,那边早又喊上了:“某某团的朋友,起床啦,起床啦!”亏他们还把旅客称为朋友,有这样对待朋友的么?照这样干法,简直就成“白天看不成庙,黑夜睡不成觉”了。

每当处于这种被欺骗的感觉中时,心中就暗暗发誓:“下次再不上你们的当了!”可到一有机会外出的时候,心儿又禁不住痒痒起来,你说是不是有点犯贱?正是有了众多的屡屡犯贱如我者,才使各旅游景点的头儿们梦中都要笑出声来。

这不,仲秋时节,心儿一痒痒,便又飞到了山城重庆。行前天气预报说,近期将有大范围的降温过程,可我想,重庆那大火炉子,降也降不到哪儿去,一身短打扮便登上了行程。果然,一下飞机,地面温度高达40°C。各路人马汇集一起,一个近百人的大团队便组成了。

我们此行的主要路线,是从重庆的朝天门码头乘游轮出发,经著名的长江三峡,到达另一个大火炉武汉去。沿途游览了建在地上的阴曹地府丰都鬼城,还有被称为“川东小蓬莱”的忠县石宝寨。按照行程安排,这晚我们要游览名气很大的白帝城。一路上我一直心存疑虑——怎么又改“黑夜看庙”了?

江轮在奉节停泊的时候,已是朦胧的黄昏,只见江面上灯盏点点,天上月色当空,好一派“月涌大江流”的雄浑与壮阔。

对白帝城也算是心仪已久了。“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白帝城中云出门,白帝城下雨翻盆。高江急峡雷霆斗,古木苍藤日月昏。”李白和杜甫的两首绝唱,曾一次次让我在梦中神游。携带的《西南山水名胜》告诉我,西汉末年,王莽篡位称帝,天下英雄四起。公孙述割据蜀地,在奉节城东的小山包上修筑“子阳城”,扼守长江天险。后因城中的白鹤井常有白色气雾冒出,公孙述说是见白龙出现,自己定能成龙称帝,遂将“子阳城”更名为 “白帝城”。这就颇有些附会的意味了。三国时,刘备为报东吴杀义弟关羽之仇,举倾国之兵伐吴,结果被东吴名将陆逊火烧七百里连营,几乎全军覆灭。刘备带残兵败将百余人退守白帝城,急火攻心,忧愤成疾,将扶不起的刘阿斗托付给诸葛亮,演绎了一段“遗恨失吞吴,永安失孤魂”的历史悲剧。自此,最初用作军事防御的白帝城,便有了一些“庙”的味道。

由于三峡水利枢纽工程的修建,长江水面上涨,白帝城已是周遭环水的一峰孤山。一艘小型的游船将我们从江轮上接到白帝城下,四周已是黑魆魆的一片。只有一溜闪烁的灯火从山下亮到山顶,那该是上山的路径了。在排队等待乘坐座椅式的缆车上山的当儿,“地陪”小姐介绍说,奉节的经济发展主要靠“黑、白、黄”三大支柱。“黑”指的是煤炭。咱是从煤炭大省来的人,对此就有些不以为然。“白”指的就是白帝城。据说白帝城的旅游收入,要占到全县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这却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黄”指的是当地生长的黄杨木制作的梳子等工艺品。“地陪”介绍起黄杨木梳来颇有些不遗余力,滔滔不绝中就带了诱导游客购物的嫌疑。

黑夜乘坐座椅式的缆车,绝对是一种惊险和刺激。不远处江涛滚滚,身子悬在半空,下面是黑魆魆的树影,不时有惊飞的夜鸟从身旁掠过。说真的,当时我曾设想出种种很不美妙的后果来。白帝城实在不像我想象的那般壮观和瑰丽。托孤堂内,几尊泥塑再现了刘备当年临终前的一幕;东西碑林据说镌刻有历代书法大家的真迹,可惜灯影阑珊看不真切;小小的武侯祠堂,诸葛亮的塑像粗糙得很;明良殿的刘关张和诸葛亮的泥塑倒还袍带飘逸,栩栩如生。在悬棺室和崖墓室内,一具独木镂刻的巴人棺椁罩在展览柜里,看来有了一些年头。尽管“地陪”小姐一再宣扬“见棺发财 ,见血封侯”,而那几具巴人的骨架白森森的,看上去有些吓人。室内悬挂的反映巴人先民崖葬风俗的布画,墨线酣畅,气韵生动,正待仔细观览,可恨的小喇叭又响了起来:“游客朋友们,集合啦,集合啦!”

天,热得出奇。因是晚间,白帝庙前的小贩大都收摊了,只有一家卖黄杨木梳的小店还在开张。想给朋友带几把回去,一问价格却是不菲,最便宜的要卖到十元钱一把,想想“地陪”小姐说的黄杨木梳的种种益处,咬咬牙,认了!

依旧是乘坐缆车下山。在等待上船的当儿,一个当地的中年妇女蹭到身边:“黄杨木梳买吗?十块钱五把。”见我手里有刚买的几把梳子,又说:“和上面卖的一模一样。上面的价格死贵,都让导游吃了回扣。干脆,十块钱五把,再送你五双筷子。”见我犹豫,又拿出两串小孩带的手链:“再搭你两个手链,黄杨木的,避邪。”最终没能成交,那女人嘟囔一句:“不买便宜买贵的,真不识货!”又去缠别的人去了。

江轮又重新起航了。地图上标明,“西控巴渝收万壑,东连荆楚压群雄”的夔门和诸葛亮的八阵图就在附近,站在甲板上,却是什么都看不见了。惟有江涛高一声低一声地伴着我的思绪。我知道,今夜,又将无眠。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