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歌的博客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日志

 
 

为自己写的序言  

2009-11-22 17:02:28|  分类: 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手写我序

 

 

亲爱的朋友,此刻,捧在你手上的,是我的第二本诗集。就在眼下这个世纪的初年,受身边几个诗友的“忽悠”,曾出过一本叫《远方有约》的集子。如今,除了我,大概没有谁会记得它了。

原本,在我的第二本诗集即将出笼的时候,也曾想找个名人鼓吹鼓吹,壮壮行色,后来想想,还是算了。人家说的太好,咱自己消受不起;人家说的太坏,自个儿又不爱听。记得有一次逛书店,见到一本小女子写的价格不菲的诗集,封面上赫然印着某国学大师郑重推荐,便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回家精心研读,脑子里就冒出一个疑问:这“大师”的眼光咋这么差呢?后来看看作者的玉照,心怀便顿时释然了。说真的,我很欣赏“多元”这个词,在这个多元化的时代,还有什么不能“多元”呢?

回首自己二十年的诗路历程,实在想不起当初为什么会迷恋上诗歌这个尤物,并在自己第一本诗集的后记里,写下一句豪言壮语:将寂寞的诗歌进行到底。如今,攥着一把年龄,静下心来想想,就想起一部青春电视剧的名字,叫《都是天使惹的祸》。据说,这是一个处女稀缺的年代,在越来越小的文学圈子里,还有一个公认的说法,把某个人发表的第一篇作品称为“处女作”。我的诗歌“处女作”最初发表在校园的黑板报上,题目叫《校园的垂柳树》,第二年,便怀着一腔青春的浪漫与激情,到一个贫困县的教育部门参加了工作。单位的头儿是个笔杆子出身,为鼓励部下勤学苦练,老人家作出一个伟大的决定:凡本单位同志写的稿件,在县广播站播出的,给予作者稿费等额的奖励;在市级、省级、国家级报刊和广播、电视发表、播出的,分别给予作者稿费二倍、三倍、五倍的奖励。当然,人家的初衷,主要是鼓励大家宣传本县教育的“大好形势”,但在那个工资标准极其低下的年月,这份奖励无疑是十分诱人的;况且,领取奖励的凭据是稿费通知单,至于体裁和内容,那是头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儿。凭着自己的那点能耐,每月下来,稿费和奖励收入令哥们儿煞是羡慕。记得有一次,一篇小说在市里的文学刊物发表,得了七十五元稿费,加上一百五十元的奖励,烧包得愣充大款,请了好几次客。后来就不像话了,有一次到乡下去,碰到一个侵害学校权益的事件,凭着毛头小伙的血气方刚,凭着尚未泯灭的那点良知,回来写了篇批评报道,先后在两家省级报纸发表了。这回,不但奖励没有拿到,还在会上受到副县长的隆重批评,说“有的人惟恐天下不乱!”心中不服,暗想,秀才造反十年不成,两块“豆腐干”岂能乱得了一个贫困县的“天下”?郁闷之余,便想起当初发表在校园黑板报上的“处女作”来,翻出来再读,感觉自己实在是“太有才”了,改过,照着《山西教育报》上的地址,寄给了副刊一位不知是男是女但名字很有诗意的编辑老师。半个月后,我的诗歌“处女作”在《山西教育报》“闪亮登场”了。现在想来,自己的诗歌“处女作”一下便登上了省报的“大码头”,心里还有一丝自豪。不想见识一下我《校园的垂柳树》吗?

经过十年别离/今天,我们在这儿相聚/垂柳树长高了/柔枝飘拂多似你的秀发/枝干挺拔可是我的身躯/垂柳树长粗了/在它最初的年轮里/镌刻着风雨不蚀的记忆//   在这里,我放飞一只信念的天鹅/你升起一面理想的彩旗/晨风里早读接受太阳的亲吻/晚霞中归去喜听小鸟的歌语//   分别时,垂柳树下我们说/等理想之花变成甘美的果实/我们再在这儿相聚/今天,你我都来了/在这明媚的秋光里/你捧着一串幼儿的欢笑/我捧着一本新印的诗集/你摘一片柳叶贴在心上/我摘一片柳叶含在嘴里/四束目光碰击着/心间淌出彩色的小溪/我们举首仰望吧/校园的垂柳树/情丝依依,依依……

多么幼稚而又多么可爱的“处女作”啊,里边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梦幻。后来,《山西教育报》在很短的时间内,相继发表了我的《牧童》、《校长,我的老校长》等若干诗作。自此,我便见异思迁,逐渐远离了新闻这种“及时准确地记录社会、传播信息、反映时代”的文体。也是后来,在一次会议上,我见到了那位心仪已久的编辑老师,原来是一位年轻漂亮、气质高雅的诗一样的绝色佳人!

如此说来,我迷恋缪斯女神最初的原因,实在说不上高尚和纯粹,怪不得这么多年,诗艺没有多大的长进呢?记得诗人韩作荣先生说过这样的话:所谓的“诗歌活动家”大抵与诗无关,那些诗人气质大于诗的人恐怕也不是好诗人。他还说,人品有时和诗无关,一个卑鄙的人也可能写出好诗来。在这个诗界鱼龙混杂、良莠不分的年代,也不是没有想过放弃,但一来苦心经营多年,即使丢下了也是藕断丝连;二来也是个面子的事,怕人说咱“秦郎才尽”,故腆着脸一路写了下来,就有了这册《一轮明月领我回家》。

收在这本集子里的作品,大都是近年来的新作,数量寥寥,质量平平。我把它们分成四辑,一曰“远山近水”,二曰“一塘残荷”,三曰“庭外花影”,四曰“书香氤氲”。所为者何?有道是:

远山近水情更怯,一塘残荷费思量;

庭外花影座前移,书香氤氲是故乡。

见谅,见谅!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