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歌的博客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日志

 
 

一位筑路人筑就的诗路  

2009-05-05 18:58:00|  分类: 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筑路人筑就的诗路

 ——序孤梦星诗集 《橘黄色的梦》

◆秦  歌

 

此刻,摆在我面前的,是青年诗人李业兴的第二本诗集《橘黄色的梦》校稿。

此刻,这位笔名孤梦星的70后诗人就坐在我的对面,用一双纯朴得近乎羞怯的眼睛望着我,谦虚地请我“多加指教”。

《橘黄色的梦》——这让我想到了什么呢?我想到了冰心笔下 《小橘灯》那一缕温馨的光芒;想到晨曦中环卫工人勤劳的身影;想到穿越旷野的高速公路,护路工的那份孤独和寂寞;想到公路建设工地上,筑路人的那份艰辛和壮烈…… 是的,人生应当拥有一个梦想;而有一个橘黄色的梦伴随,你的人生定会平添一份温情,一份沉静,一份神秘,一份浪漫。

记得早几年,在革命老区武乡县召开的一次青年作者座谈会上,作者曾送我一册刚出的诗集,薄薄的,名字叫做《路人之歌》。当时,对诗集的内容我没大留意,只觉得直白式的标语口号多了些——用行话说,这叫“非诗因素”。倒是“孤梦星”这个笔名引起我不小的兴趣。送书的小伙绝没有70后、80后的狂狷和不可一世,朴朴实实、地地道道的老区后代,为何要取一个带有蒲松龄笔下某种氛围的笔名呢?

作者将《橘黄色的梦》校稿送我后的一个假日,我对书房的几架书橱“坚壁清野”,终于找到了那册薄薄的《路人之歌》。诗集的前面有武乡老诗人杜宇声先生作的序文,对作者的为人和诗作多有褒扬,透出杜先生提携晚辈、奖掖后生的拳拳之心。一个初学者前行的路上,能遇到几个好心人的帮助,谁说不是一种福分呢!

先说作者的勤奋。鲁迅说,世上本来并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这话自然没有错。但是,我们现代意义上的高速公路、等级公路,甚至通往偏远地界的乡村公路,绝不是靠人能够走出来的,那是辛勤的筑路人靠血汗和智慧甚至生命铺就的。我们年轻的作者,走出校门,便成了一线筑路工中的一员,在崇山峻岭、荒僻山野间,为了我们脚下路的延伸,为了我们心中梦的延伸,洒下了无数的心血和汗水。由此,我们应该向包括作者在内的筑路人献上我们由衷的敬意。更为可贵的是,在恶劣的条件下,在辛劳的工作中,作者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他把一行行稚嫩的诗行作为彩绦,编织着自己梦的花环。在孤独中梦想成为一颗诗星——“孤梦星”——你是由此而来的么?或许,诗人原本的梦是七彩的,甚至带有一些虚幻,而自从成为筑路工中的一员,这个梦的色彩变得越来越为纯净:橘黄色。他在为脚下的路放歌,为所有的筑路人和护路人放歌,为没有生命但不可或缺的路标和标杆放歌。这是在环境熏陶中的一种演变,一个爱诗的少年向“行业诗人”的一种演变——我不知道这是一件值得可喜还是值得惋惜的事情。在这册集子中,尽管作者将所有的作品分为路魂、国魂、心魂三辑,但从作品的数量上来看,反映“路”和“路人”的诗作占到将近一半。这是一种执着的探寻,还是一种不自觉的重复?反正,作者在行业圈内有了一定的名气。听说,最近作者已由筑路一线调至长治市公路分局搞文字工作。在这个诗歌越来越被边缘化的年代,真该感谢公路分局的领导兼伯乐们慧眼识珠,而这也正是勤奋的诗人应该得到的回报啊!

再说作者的诗。与第一本诗集《路人之歌》相比,这本《橘黄色的梦》,在题材上有了一定的拓展。《路的遐想》、《踏春的人》、《追梦路途》等几首散文诗写得较为轻盈灵巧。我主观地认为,散文诗这种体裁或许更适合于他。除了“路”之外的其他领域,作者也多有涉猎,尽管从总体上来讲还显得单薄。从诗的语言表达技艺上来讲,作者有意识地注重了一些个人的感悟。比如《我的诗美不美我不知道》中:“很多时候 /我只是默默地注视着/它的生根发芽/ 它的开花结果/ 红了我很高兴 /枯萎了我很心酸 ……/我,成为一个自造者或欣赏者 /用饱满的热忱去接受/ 那一丝一缕的情结 /装点含蓄而美丽的人生。”还有,《今天我充当的是一个什么角色》中:“面对这蝌蚪般的文字 /托着头让她在面前晃来晃去 /拿起笔一个字一个字地斟酌 /总想是否能改变什么……”再如《致父亲》、《路标》等篇什中,作者都在努力改变自己已经习惯了的语言方式和表达方式,这应该视作是一个可喜的进步。在这本集子中,作者收入了不少的歌词,品质如何暂且不论,我想说的是,如果认为歌词比诗歌(其实二者有时并无本质区别)好写,这绝对是一种误区。不管别人怎样,我是不敢轻易涉足这个领域的。

我想孤梦星能够原谅我的坦率。我必须说,这本集子中的诗作,缺点是明显的,有的甚至是致命的。一是作品题材的狭窄;二是语言的直白、直接、直露;三是反映重大社会题材,没有准确、精当的切入点,形象和意象疏淡,大而无当,空洞无物;四是对作品缺乏忍痛割爱的剪辑和剪裁,“注水”作品不少;五是公共话语泛滥,缺乏个人的、个性的感悟、体验和语言表达方式。

诗歌应该是一种有难度的写作。厚重、凝练、含蓄、典雅、空灵、飘逸、跳跃、口语、细节、叙事,等等等等,需要有心的诗人去仔细揣摩。不管你追求什么样的风格和技巧,但须切记,所有的“非诗因素”都是诗歌写作的大忌。孤梦星用两本诗集,筑就了一个筑路人的诗歌之路。其实,这只是一条初筑的路基,走上去还有些磕磕绊绊。如何使这条路变得平坦起来、顺畅起来,美丽起来,这需要一种智慧。诗人不是教出来的。只有一种痛苦的否定——对过去的否定,对习惯的否定,对自我的否定——才能实现自我的超越。(作者系山西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长治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2008年中秋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