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歌的博客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日志

 
 

村庄系列组诗:大地,星星点点的村庄  

2009-06-01 10:19:54|  分类: 组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地,星星点点的村庄(组诗)

 

● 秦 歌

 

 

                山间一泓清清的静水

                倒映着妈妈慈祥的容颜

                                  ——题记

 


 

前山庄

 

 

在前山庄的千仞峭壁

望淅水急急奔流中原

这里,最适宜一览众山小

最适宜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最适宜念天地之悠悠

独怆然而涕下

 

多少年了,村庄挂在绝壁上

日子和命运挂在绝壁上

世外而非桃源。一方瘠土

鸡鸣,犬吠,炊烟

再躁动不安的心儿

也会在一种慢里

渐渐淡忘飞翔

 

而深山俊鸟一只只飞了

黑孩家走了,铁蛋家走了

栓柱家走了,根堂家走了

据说,他们在山下的新村里

买了摩托,盖了新房

最数光棍二愣子牛逼

在公路边开了一家饭店

招了几个俊眉俏眼的小妮子

牵住来往滚滚的车轮

日子一天比一天风光

 

几个故土难舍的老者

聚在村头的碾盘上,喃喃

前山庄,啥时变成钱山庄

 

 

牙门寺

 

 

牙门寺颓毁了

摇摇欲坠的寺门

像一张走风漏气的嘴巴

向着野山和空谷,说

一个村庄的记忆消失了

 

多年前,初访牙门寺

我知道它和周围的

南石窑,黑山背,盐场沟

割漆窑,东土池,北石窑

构成一个广义的村庄

克山病的幽灵

在深山野林间游荡着

一个叫杨太忠的山村教师

一个坐过波音飞机的山里人

一个和总理握过手的山里人

一个以模范教师身份

走进地方教育志的山里人

几十年,将一段弯弯山路

走成一个情结,一种期盼

把12345,人口刀手牛

送到一村七寨的院门上

 

一个人和一个时代的印记

被岁月埋进山间的瘠土

而今,牙门寺人的后辈

在山外过着书声琅琅的生活

只有小学校荒弃的黑板上

还留有杨老师当年的字迹

——吃水不忘挖井人

 

 

老 井

 

 

在旱塬,水是金贵的

一口盛着苦水的老井

竟能成为一个村庄的名字

饮人,饮牛,饮驴

饮年复一年苦涩的日子

 

庄户人是憨厚而虔诚的

井神庙粗糙的条案上

供奉着他们深深的敬畏

灶神管灶,让他告状去吧

山神管山,让他歇凉去吧

谁家野小子敢在井台撒尿

众人的唾沫便涌成海浪

将他地下的祖宗连根漂起

一尊男女莫辨的泥胎

透过袅袅不绝的青烟

可看到,井台边围绕水的

爱恨情仇,人间悲喜

 

那年山外来人说:要解困

不久,清凌凌的水

爹亲娘亲的水

活命的水,甘冽的水

滋润日子也滋润心儿的水

流进了家家户户的院子里

 

老井彻底荒芜了

好久没洗脸的井神

丑陋的脸上结满蛛网,说

现在,人们越来越势利了

 

 

仙  居

 

 

村人说,听这名字多好

这可是神仙居住的地方

是的,山清水秀的村庄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夜晚,星月洒下的

总是山村的宁静和安详

 

午后,场院开花的山楂树下

和一位村里的老者置酒对饮

将一个小康生活的话题

品味得醇厚而绵长——

 

小康,小康就是

就是缸里吃不完的米面

就是庄户人不再缴纳皇粮

看病能报销,种田有补贴

通过柜子上的大彩电

党和政府的当家人

就来到家里的炕头上

就是孝顺的儿媳剪出的窗花

就是小孙孙学堂拿回的奖状

就是苦命的老伴儿

没能赶上的好时光

不是迷信,看面相

总书记和总理都还年轻

光景,定会越过越敞亮

 

63岁的老叔啊,虽然

你皱纹里写满了岁月的艰辛

论年龄,两位可都是你的兄长

 

 

山后河

 

 

山后是真的。小村

就在层层叠叠的山后隐藏

而河在哪儿呢

寓言谷流出的清清溪流

只在祖祖辈辈的梦里流淌

 

清明过后

山脊绽开瘦瘦的桃花

又有谁家的儿郎背起行囊

把命运托付给远行的鞋子

路迢迢,水长长

希望渺渺茫茫

 

落齿的嘴巴们聚在碾台上

回收叫做云烟的往事

说起那年山外来的人们

像咀嚼一枚泡泡糖

 

郭老汉搬回自己落草的旧院

三间新屋让给二小子做了洞房

小学校的标语剥蚀了

乡土的童音参差不齐

学唱“在希望的田野上”

 

远山布谷声声

叫得人心里发慌

 

 

石 坡

 

 

这是一面山坡的名字

这是一个村庄的名字

我的朋友秦志云和李联红

在这里当着小小的乡官

石坡,也就是一个乡的名字

 

无语的群山连绵着

鹰不落脚的十里岭

兔不拉屎的打虎岭

几代人风化的青春和生命

将干石山变成一片沃野

长出葱茏,长出希望

长出苍翠欲滴的GDP

将曾经恓惶的农家生活

染成一幅秀美的风景

 

清明时节,莽莽林海

百鸟正酝酿春天的歌会

而火情进入特险期

随时会烧掉头上的乌纱

乡官秦志云和李联红

带着手下的一干弟兄

坐着巡逻车漫山周游

穿着迷彩服严防死守

 

 

晋王坪

 

 

山高皇帝远。据说

村子的由来,和古时

一个发配的皇室贵胄有关

有点蚂蚁缘槐的意味

 

山上,有树默默伸向蓝天

山坳,有人悄悄潜入地层

伸向蓝天的树,为了

承接更多的阳光和雨露

潜入地层的人

寻找一种能变钱的石头

 

大地神经末梢上

一粒小小的疥癣,足以

让村长和姓黑的窑主

称兄道弟

 

有一天,酒量很好的村长

财大气粗的村长

一手遮天的村长

被憨厚的村民罢免了

并把他交给几声尖利的

警笛

 

这是几十年来

村庄里发生的最大事件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