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歌的博客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日志

 
 

一部回肠荡气的情感画卷  

2009-06-26 10:59:57|  分类: 别人的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部回肠荡气的情感画卷

                               ——秦歌诗集《一轮明月领我回家》读后

 

                                           唐振良

 

    我对秦歌先生的诗情有独钟。拿到这本集子后,我就铁下心来——要细读。起因是我已读过他的第一本诗集《远方有约》,感觉可读性强,是一些心灵深处的凤毛麟角得以暴光。

    秦歌先生不声不扬,已是多年的山西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和长治市作协副主席,虽然不像太行诗群或长治诗群中的许多诗友那样有着“现代”、“新潮”、“后超超”等“创新意识”或是以参加过《诗刊》“青春诗会”著称,但他的诗却是“相识多年,值得信赖”。秦歌的诗象他的人一样朴实,绝不象某些诗人,写诗的动机为功利欲望所驱使。他诗虽然写得很好,却没有因诗而获得名利,至今仍是工作在普通岗位上的“一介书生”。正如著名诗人王广元在其序诗《秦歌之歌》中所言:“秦歌的诗不轻不重举重若轻/诗歌热浪滚滚时他尚未成名/诗歌行情大跌时他勤奋笔耕/诗人身价看涨时他装傻充愣/诗人淡出诗坛时他情有独钟”。二十多年来他之于诗歌总是一如既往地是深爱着,在《长治日报》或《山西日报》上隔三差五时有新作发表,尽管块块卵石溅不起多少浪花,更别谈一石激起千层浪,可他不卑不亢,孜孜不倦,踏踏实实躬身践行着自己“把寂寞的诗歌进行到底”的诺言。不但“我手写我心”——老生入定,甚至已发展为“我手写我序”——一百头牦牛拉不回头!

    秦歌先生从不迷信什么“大家”,不象有的人,不惜重金雇用名人写一篇评论、写一些推荐信,竟能恬不知耻地登上国家级报刊的头版……。秦歌曾说“原本,在我的第二本诗集即将出笼的时候,也曾想找个名人鼓吹鼓吹,壮壮形色,后来想想还是算了。不管这“算了”是出于什么原因,由此可鉴秦歌先生骨子里朴实的一面。秦歌每每能于朴实的生活和司空见惯事物中,挖掘出出奇制胜的句子是其诗作引人入胜的最大特点。纵观秦歌的诗,笔者认为几乎篇篇达到了一种极致的美,普遍性美,尽管我只能折一些它的枝枝蔓蔓加以嘴嚼,随心所欲侃一些句子以飨朋友。

    集子首篇《黄河沿岸的枣林》开笔这样写道“黄河滩上,黄土塬上/一丛丛光秃秃的枣树/卸却一年一度孕育的艰辛/在老天爷铁青的脸色下/一言不发地走进冬天”(《柳林,黄河沿岸的枣树》)使人一下子振作精神,鼓起了斗志。把冬天的严峻、生活的艰辛、生命的不屈不挠,一股脑儿地倾诉,把一种坚贞、执着的情感与枣的性格有机地结合在一起。“这些老态龙钟的枣树/这些筋节暴突的枣树/这些号称天下第一红枣的/母亲们啊” (《柳林,黄河沿岸的枣树》),透着历史的厚重,拓开时间与空间,一个“母亲”,终于使飞腾的思想、饱满的情感找到了落脚点。以至嚼出了“在故乡,每天的清晨/妻子煮进了小米粥里的红枣/该是哪一棵老枣树/失散的儿女”,以至感悟出“这些漂泊四方的枣儿们/何日再睹母亲沧桑的容颜”,那种以人为本、慈悲为怀的情愫恒久飘溢不散…… 秦歌诗的开句,总给人以清新明丽之感,这是他驾驭诗歌语言的高明之处。如“漳河水走到这儿/束束腰身,整整容颜/就走进一种叫做红旗渠的/精神和境界里去了”(《伫立在红旗渠头》),用词心旷神怡,便给人愉悦轻松,也便现出了诗的瑰丽多彩;再如“汽车引擎发动的刹那/车上的羊儿一起转过头来/用可怜的眼神诀别草原/这天低云近的草原/这哺育骠悍和温顺生灵的草原/这马达连盛开的草原/这爹亲娘亲的草原啊”(《羊儿含泪离开草原》),用浓烈的情感紧紧抓住你的心,使你有迫不及待读下去的欲望,这是秦歌先生诗歌创作的一大特色优势。为一种动物“乞怜”而迷茫的眼神使诗人久久地浸沉于一种痛苦的深思——那是诀别母亲呀,而且是一种生离死别!那是断了他们的粮草与水乳呀,可他们还蒙在鼓里,好一种愚昧无知,可怜、可悯!一层层情感的递进写的极为真切生动。它们更不知道“在绿色越来越紧俏的城市/对于绿色的贪婪欲望/是它们离开草原的唯一依据” (《羊儿含泪离开草原》),这是羊儿们所万万没有想到的啊!诗歌真实而艺术,科学而大胆,莫不是诗人创作生活中以身实践科学发展观的一种具体体现吗?

    读秦歌的诗,是一种超然的享受,字字珠玑,篇篇动情。秦歌诗歌的成功之处在于他的诗是贴近生活贴近现实的灵魂活写真。“两只克隆的石狮子蹲在门口/腿上拴两只姓狼的狗/冲它们看不惯的人狂犬着/像两个素质十分糟糕的保安”(《在某贫困县宾馆小住》)。很平凡的事物,去用很生动的语言激活,把泛着微澜的心潮搅沸;“而宾馆是一只金丝鸟笼/把最美的鸟儿网罗其间/不事铅花不谙风情的乡村妹子/翅膀稚嫩的百灵黄鹂夜莺紫燕/怀彩霞般的憧憬飞离寒巢/在不可抗拒的强劲世风中/学会了发嗲飞吻和媚眼”(《在某贫困县宾馆小住》)。这是一种现实与浪漫相结合的笔触,艺术的诙谐幽默之光映出了当今一些社会问题的曝光——变相“选美”的内幕……

    秦歌先生的“炼字”,也是他诗歌艺术的一大特色之一:“车过华北平原/那些站在大地上的树/疾速退成一排一排的往事”,“偶有巨大的鹊巢/结在斜伸得枝桠上/这对于树来说/不过是荣誉之类的身外之物”(《那些站在大地上的树》)。“往事”一词用词新颖、典雅,妙处在于激发浮想联翩——“退”到了时间的那边,退到了身体的那边,退到了视野的那边,便退成了“往事”。“偶”的运用也恰到好处,使在车上的诗人用过滤的目光,时而捕捉到“结”在“斜”伸的枝桠上的“荣誉之类”的身外之物……。他用心平和而激烈、细腻而狂放,率真而委婉,全没有生涩、难懂之处,字里行间唯觉内涵丰富,有血有肉。 “我乘着一纸/紧急会议的通知/匆忙赶到了这个城市”(《比一首诗先期抵达》),一个“乘”子,高度准确地体现生动,令心怦然而动,更加体现了这一纸“紧急”会议通知的权威性与紧迫性。

    高远而惊人的想象,是秦歌诗歌的又一重要特色。他从一张在草丛中飞舞的高额冥币展开联想:“如果真有另一个世界/用它可以娇妻美妾享用终生/时光背后的人们/是富可敌国不屑一顾呢/还是实现了高度的和谐/形成了路不拾遗的冥界新风/再不就是一张造假的冥币/在鬼声嘈杂的市面无法流通”把可疑的推测一一描绘得恰如其分!以至最后一段:“一张冥币在草丛中飞舞/一张面额五千亿元的冥币/在郊野的草丛中自由地飞舞”,非但不显多余,而且起到了画龙点睛之作用,给人回味无穷的余韵,扎实地加深了诗的容量——反反复复闪烁心灵的折光。

    秦歌诗的情感细腻真切,又不失铿锵有力“……夜阑,简陋的女工宿舍/乖巧的小囡静静睡着了/摊开的日记本,稚嫩的笔体/描述着生活的歌甜花香/而年轻妈妈的心在滴血/为了儿女沉重的借读费/她差点沿那支灰色的民谣/走进夜幕下诡秘的灯光……”(《走过晨曦中的一座工厂》),这是诗人走过晨曦中的一座工厂“记忆之刃,再次划破旧日的创伤”。依了诗人的想象,与现实紧密地结合,这就是现实主义的诗人,它再现了历史,并对一些现实问题作出深深的思索……它可以揭示一些尖锐,昭示社会的改革与突破!谁说诗人只是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他是不辞披荆斩棘,为真理而战的勇士!“用意志浇铸意志/我们在爬下的地方重新站立/用信念焊接信念/我们就挺起了尊严的脊梁!”(《走过晨曦中的一座工厂》)这不是诗人铁骨铮铮的宣誓吗?秦歌出生于农家,对农村与农民有着特殊的感情,对农家与农事的了解更是高人一筹。《姐姐》一诗对农村的民风与民情描写轻车熟路,用艺术的语言将亲情有机地融化其中,可作为其这方面诗作的代表作——从姐姐的风华正茂到人到中年的历程,从为人妇到为人母写的极为细腻而感人:“当年芳华妙龄的姐姐/爱上邻村一个穷小子/棒打不散,就成了人家的人”。把那种如漆似胶的情感一语带过,惜墨如金。“棒打不散”,就进入花丛水中了,就成就了“夫妻双双把家还”。“姐姐生下石榴花般的大女儿/又生下假小子似的二女儿/最后是一个真正的臭小子/…/一笔不菲的血汗钱/捐给了乡里的计生委”……姐姐的青春与经历就在时光的推移中递进。“腊月梢头,儿女们回到身边/姐姐的心,提前进入春天”。呵,好个“提前进入春天”把姐姐的心情刻画的入木三分!——心花怒放,就是春天!晴朗的心呀,看着儿女们,就是春天的真谛!寒冬腊月也是春!“年节过后,孩子们要走了/她含笑噙泪,一个劲儿地嗔怪:/还不如不回来呢/窝儿还没暖热/扑楞楞都飞了……”(《姐姐》)。我仿佛看见一位早生华发的中年妇女,她的欢喜的心,她的含泪的笑!这些嗔怨的话语呀,是说给自己听的,是说给娃们听的,更是说给别人听的!是对自身成绩的骄傲的赞美呵,是对社会生活得热扑扑的挚爱!把那种喜忧掺半却是喜重于忧的情感,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  秦歌的诗,总能紧扣诗题,达到引人入胜的境地,这与他作为一个基层干部体恤民心,平易近人的细腻情感是分不开的。“单身的老园工七十岁了/苗圃里那些开花的不开花的树/那些亭亭玉立秀发披肩的树/那些假小子般野得长刺的树/一棵棵,都是他亲生的女儿”(《老园工》),一下子给人一种广阔的视野,一种恢弘的气氛,把老园工的敬业与身世,把苗圃的郁郁葱葱与旖旎,渲染的红红火火。一棵棵,都是他亲生的“女儿”,为诗的下面的把她们“嫁出去”(“每年,总有一些树/要嫁到他从未去过的城里”)埋下了深深地伏笔……

    对生活得热爱,对社会的关注,对人性的关注是诗人的天职和使命——秦歌见到“报载2005年六一国际儿童节,一对连体女婴在上海新华医院免费分离成功”时,诗人不能自已的心,发出强烈的感慨,激发出了灵性的诗情:“必须明白,两人再好/也不能好成一个人”,起句就给人一种哲理加灵性的思辨。因为“人生路遥/需要独立面对”,所以“四只小手在渴望分离/四条小腿在渴望分离/两双露珠般的小眼睛在渴望分离/距离真是一种美啊……”(《连体女婴》),把那种刻骨铭心的渴望描绘的淋漓尽致。呵,那是自身的渴望,生命的渴望,那是母亲的渴望,亲人的渴望,那更是社会的渴望,医学科学的渴望!把那种对于医学科学寄予厚望的焦灼心情,描绘的虎虎生风,刻不容缓…… 引出了“当手术刀成功破解一种宿命/谁能说清,泪水/是怎样复杂的一种液体”(《连体女婴》)形成了命运的沧桑巨变,情感的山呼海啸。

    作为一个诗人,情感的跌菪起伏和拥有多愁善感,多情善感的品性正是灵感产生的渊源。秦歌的诗歌语言,已近炉火纯青的地步,他看似信手捻来的句子都透着浓浓的诗意,简洁、明快、纯净、艺术、优美——在《陪一位诗人回乡》中,感同心受,实是秦歌自己的诗回归故里,秦歌自己的心回归故里:“三十里省道,五十里乡道/再徒步走过七沟八梁的/花椒林苹果园青纱帐/村头上谁家的黑狗/狂吟了一首押韵的战斗诗/一只红翎子的公鸡立在窑畔上/随便吊了一下嗓子/象牧羊汉的爬山调一样悠扬”那一种清新、逼真、亲切的情感,跃然纸上,滚烫心中。那是山乡的语言,山风的絮语,是山水的波纹,山地的朴实,是改革开放后的新农村的交通运输、信息化产业化、幸福勤劳的农民生活的活写真。他能够油然地发掘出生活的美,发掘出党的富民政策孕育成的蓬蓬勃勃的社会主义新农村,这是诗人在自觉地、庄严地履行着自己的使命。“淡紫色的眉豆花/开满了小院的三面篱笆/中风的老爹扶杖而立/望着对面一道无语的山冈/满头银发的母亲站起身来/归拢了一下手中的针线/像归拢了一把散乱的时光”(《陪一位诗人回乡》)……有的人也许觉得这有什么意思,而这是每一个农村出来的赤子的山乡的灵魂呵!是他们一生中根深蒂固的梦——对生活观察的细致入微,对场景描写的栩栩如生,这是源于小村、小院、爹娘,乃诗人最初的摇篮呀。我感觉此刻的秦歌已经狂欢不已,象是在过节,我看到了他“漫卷诗书喜欲狂”的心情——面对眼前火热的生活。这是一幅多么生动感人的画面:有细节——眉豆花的颜色、小院的布置、中风老爹不挠不屈的精神,还有院墙外横亘耸立的缄默的山冈…… 有形象:满头银发的母亲站起来,她烁烁的眼神,“归拢了一下手中的针线”,更是把一个山乡年迈母亲的勤劳与愉悦心境刻划得生动具体、真切感人。

    从日常生活中挖掘出美,这是诗人的天职,从大美(公认的美)中采撷出美,更要别具一格,有独到的特色,而秦歌能从中挖掘出正面的美得熏陶和凄凉的美得向往——“我要说的是/任何一个摄影师的镜头/从不鉴定爱情的纯度与韧性/谁能将婚纱影楼的温馨浪漫/融进柴米油盐的现实人生//我还要说的是/有多少弥久愈坚的爱情/从未走进过婚纱影楼/有多少铭心刻骨的爱情/在远离婚纱影楼的地方/忍受着思念泣血的伤痛”(《婚纱影楼》)当然还有许多许多,因为经济,因了身体,因了失足等等原因与婚纱影楼无缘的感念……   一个优秀的诗人,总是能频频给读者带来惊诧之笔——就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秦歌诗歌语言中,多有这样的例子如《晨练的人》:“一个小伙总是迎着晨光跑来/一个姑娘总是披着晨曦跑去/二十天后,我出差归来/他们已跑进幸福的依偎”,他总能从另一个角度,介入诗的容量与情愫,将艺术的语言,虚实结合情景交融。再如“嘉兴南湖上的一艘画舫/泊在中共党史的上游/泊在1921年夏天的/脉脉荷香里”(《第一代》)聊聊几句就把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时间、地点、环境和历史地位展示的一目了然,真可谓神来之笔。

    总之,秦歌的诗老道成熟,幽默诙谐,既有现实主义,又富浪漫色彩,我的小评小议许仅仅能触到他神圣诗歌的一羽一斑,还望他在漫漫人生旅途与崎岖的诗歌之路上大刀阔斧,披荆斩棘,继续“把寂寞的诗歌进行到底”。是为共勉。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