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歌的博客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日志

 
 

七首诗欣赏(作品欣赏4)  

2010-01-24 10:42:13|  分类: 作品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想把这样几首诗放在这里:

 

一首是女诗人杨如雪的《青州》

 

有整整六年我生活在古代的青州

一个三分钟小站

千年雾浓,花雨缤纷

回家,或出门

我总是徒步

迎合黄昏梧桐树的慢节奏

低着头,青石小巷拐角

或者有唐宋元明清遗落的碎银子

 

我怀着孕,整整六年

脸上的蝴蝶斑

比如今的梦的碎片还要美丽

而母亲的生涯永是等待的生涯

院子里的犀桂树,

收到花折子的朋友们都说

香飘几条街,围绕环坐着

月光菩萨,日光菩萨,清风菩萨

大海众菩萨

 

终于到了走的时候

你们,我忠实的护法神

唱着异国他乡的骊歌

至今仍不知道词曲的作者

纷纷隐形,一张合影

一杯酒,一句话

凝聚咒语的力量

声声祝祷吉祥

而如此频繁的穿越时光隧道

城啊城,如此频繁的旅行

会把人的容貌变得怎样

 

第二首是青年诗人哑石的《成都》

 

我的悲哀、义愤是多么无力!

在这座历史文化名城里

我咳嗽、度过一个个平淡的日子

我多想逢人便喊:“成都啊

你是颗时光渐渐掏空的寒星!”

 

西郊。光华村农贸市场。

秋日懒懒照着肮脏的防雨棚。

我一面与菜贩子讨价还价

一面想起昨晚写给阿密的信:

“亲爱的   这城市有些怪了

它使所有的梦不再像梦

他在我眼里只是座虚构的城……”

 

菜贩子狡黠地对我笑着

谁知道呢?城市的另一端肯定起风了

而且我要说:请粗悍地吹吧

吹到这里来  吹透万物的心脏

请把那里的灰烬吹得干干净净

 

当返回潮湿、低矮的寓所

我已变成舌头上长满铁锈的人

这是怎么回事?我接触了什么?

我只不过在这座虚构的城市里

走了一趟  只不过无声地

抚摸了她藏得又深又紧的疼!

 

第三首是青年诗人阿信的《兰州》

 

黄河边上,低矮的棚屋,入住了最初的居民:

筏子客、篾匠、西域胡商、东土僧道……之后是不绝的流民和兵痞。

 

羊皮筏子从很远的上游运来一座白塔,安置于北岸荒山之巅;

羊皮筏子从很远的下游运来一尊接引铜佛,安置于南岸兰山。

 

奇迹接连发生:有人在上游开窟造像,有人在下游设立王庭,

有人在不上不下的地方,打下第一根木桩,建起一座浮桥。

 

黜陟使返乡那天,一道黄沙,从金城出发,吹送至咸阳老家。

青白石老实巴交的农夫,在粟麻地里收获了意外的白兰瓜。

 

有人贪贿,有人通敌,有人贩卖浆水和灰豆。来自靖远的师傅

发明了一种把面团拉扯成细丝的手艺:传男不传女。

 

清真寺蓝色的穹顶上,升起一弯新月。

兰山根龟裂的滩涂边,出现一架水车。

 

安宁种桃,雁滩植柳,十里店空旷的沙地

一群穿破旧棉袍的人,从马车上卸下一座学校。

 

民国政府要员,屁股冒烟,丢下三房姨太太

和半箱购自敦煌的经卷。大胡子王震手提一根马鞭。

 

西固的炼油厂烟柱冲天,东岗的乱坟滩

建起楼房。高音喇叭架在皋兰山顶上。

 

1982年,我坐着公社的拖拉机,去师大上学。途经西站

看见三毛厂女工一身蓝布工装,手端搪瓷脸盆,排队进入澡堂。

 

文学青年追逐长粉刺的唐欣。无知少女成日

与穿喇叭裤的铁院子弟厮混。我拿到文凭,乘一辆解放牌汽车离开。

 

在偏远的甘南草原,我日日听见兰州在成长:河面铺满大桥

楼房越盖越高,新鲜事每天都有,朋友们已成了人物。

 

而我正一天天变老:分不清街道的方向,找不见一个熟人。

那天醉酒,一个人转至铁桥边,看着缓缓流淌的浑浊的河水

 

突然明白:我所热爱的兰州,其实只是

一座鱼龙混杂的旱地码头,几具皮筏,三五朋友,一种古旧的情怀。

 

第四首是青年诗人梦亦非的《黔南》

 

月光大地,斜对东南弃置的铜镜

玄黑,沉重,荒凉满面

内在之影越过月海边沿

 

群山在缓慢的涌动中升起、潮湿

仿佛从磐石中寻找到水分

譬如幼枝、小兽、梦中换羽的鸟儿

月光助长了荣耀的法则

 

那露水的祭台上,馨香低迷

是否,神不会留下痕迹

三月是神之火,藏在言辞之间

 

“时光的法轮常转啊,天上地下

呈现出它愈加繁华的季节”——

 

黔南的天空是洗濯(zhuo)的古铜,镜像中

最后有谁前世的迷醉,来生却寂灭

雨水弯曲,流向万物的欲念

青草举着火焰,照亮了满溢的田野

 

第五首是华文诗歌奖获得者路也的《浙江》

 

要尝多少桂花糕多少笋干

饮多少龙井和黄酒,吃多少颗枇杷、杨梅

才能把齐鲁乡音说得跟吴侬软语那样,有丝丝的甜?

 

过多少石桥,游多少寺观、亭台和牌楼,听多少越剧

才会从孔孟邻居变成苏小小的乡亲,以周邦彦代替了辛稼轩?

在那湖边住多少年,穿多少丝绸赏多少梅

才能变成美貌如花的白素贞,找到我的许仙?

 

一个人遇见一个省,把自己摆放进它的地图

省份与省份相缝缀,连成大地,从北到了南

那么,得诵多少唐诗宋词元曲,用掉多少毛笔、墨汁和宣纸

才算——过关?

 

著名诗人汗漫的《南阳》与《河南》

 

                         南      阳

 

武当,秦岭,伏牛,桐柏

四座著名山脉簇绕成了我的南阳盆地

在南阳,有多少女人叫做玉,比如我的母亲

以及众多美丽的姐妹。多么好的名字——
玉,在民间和周围群山中代代相传,清寒,高洁

异乡人打马、乘车路过南阳盆地

总能听到、看到玉镯玉佩摇荡所形成的风声、天光

 

烙画之手让火焰在木头上转折成为第二种人面和桃花

使盆地显得异常拥挤——

出走异乡的人、桃子

往往忘记自己来自一座村庄还是一幅烙画

刀法粗拙奔放的画像石从汉代贵族墓地里破土而出

却又被博物馆内的铁栅栏、玻璃柜所包围

朱雀,白虎,使深夜的石头充满飞翔、奔跑的冲动

 

诸葛草庐前的松树比竖排的《三国演义》又高了几个汉字?

马嘶和一场著名的雪又高了几个汉字?

隐隐浮动在游客头顶。如今,有几个书生

能拥有一座可供天下豪杰一顾、再顾、三顾的卧龙岗?

此时此地,显然已经不适宜躬耕、隐居

商业、工业的汪洋之中,草庐独木舟一样孤独

诸葛亮的鹅毛扇摇出浆声

 

白河,一条源自伏牛之巅的白氏大河自北而南贯穿盆地

然后把武当推开一个缺口,汇入双江、大海

像武当拳法一样在盆地边缘推开一个缺口——

江海气息就一年四季源源不断地自南而北袭向我的家乡

床前,月光,倾听流水以及火车

孩子们第一次失眠并且开始继承感动冲动的能力

用南阳土话在盆地遍布梦呓、鸡鸣……

 

                            河     南

 

莽原推开黄河,叫做奔流

梆子追逼板胡,就是豫剧

少林寺的禅意和刀光渐渐成为客厅里的花瓶

一个僧人在游客的目光中坦然阅读琼瑶

手举三角旗子的导游头羊似地率领一群群英语、美金

长眠于玉米地中央的杜甫,依然在梦回唐朝的茅屋秋风?

巴峡巫峡,襄阳洛阳——

 

还乡,火车把背负诗囊的瘦马迫进公园和门票

竖排繁体的唐诗竖排成了密集的钢铁栅栏

五月牡丹、十月菊花开成舞台

倾国倾城的经济们凃目描眉

水袖长长,流淌于紧锣密鼓的阳光月光

打坐在开封府里的包龙图作为开封市的旅游形象大使

睁大比黑更黑的眼睛,侧耳倾听——

 

清明上河图内外的市声隐约切入摇滚乐队

开封土语早已被北京方言取代京腔京韵的地位

北宋渺远,赶考的书生在路上掉头奔往沪深股市的方向

大河以南,大部分棉花倒影成一朵朵热烈的棉纺厂

最后的纺车与祖母们彻夜话别

红桃,潜伏着桃树的忧伤和妖娆

如同口红帮助少女把美和甜流传异乡

 

冬夜,在外省的某个小旅馆里

烟灰烧出众多漏洞的棉被温暖我的四肢——

一个书生就成了一封没有寄回河南的书信?

火炉上的水壶因沸腾而尖叫,像一个充满激情的女人

失眠,抽身坐起——这姿势与当年逐鹿中原的英雄自鞘中

          拔剑而出何其相似!

但我脸上皱纹,是否类同剑上霜痕?

 

      当我们面对祖国、美国、上海、南京、山西、青州这样的国名和城市名,面对这样一个大而无当的题目,要写一首诗的时候,往往一时找不到一个准确的切入点。以上几首诗放在一起,让我感触良多。

        《青州》是一位女诗人的作品。在这个作者生活了六年的小城,她选取了一种休闲的慢节奏:怀孕的“我”,脸上的蝴蝶斑,桂树,菩萨,骊歌,咒语与吉祥。作者没有涉及青州的历史与现实,她只写在青州生活六年的一种心境。

         《成都》同样写的是一种心境,一种世俗的生活和一种杂乱的心境。在作者所有的作品中,这首诗算不上精品和上品。

           阿信的《兰州》就有些意味了。作者通过不算太长的篇幅和长调般的句式,写出了兰州的一段历史。从最初的居民、流民、兵痞,到白塔、铜佛、石窟、王庭;从清真寺、拉面、新月、水车、民国要员、姨太太,到王震手提马鞭率军解放兰州;从解放后的炼油厂、拖拉机、到改革开放后的喇叭裤、文学青年、越盖越高的楼房。似乎漫不经心,却又匠心独运。面对一个城市悠长的历史和斑驳的现实,作者的心态是平和的:“我所热爱的兰州,其实只是/一座鱼龙混杂的旱地码头,几具皮筏,三五朋友,一种古旧的情怀。”

        《黔南》通过群山、月光、铜镜、祭台、幼枝、小兽、法轮等意象,写出了一种特有的地域之美、神秘之美、禅意之美。宗教般宁静的世界,一种敬畏且恬淡的情怀。

          路也是最有实力的女诗人之一。她能把一种古典的情怀和现实的场景以及口语化的写作结合得完美无缺、天衣无缝。她在好多诗里以孔孟的老乡自居,竖排的《论语》、之乎者也的礼教、线装书等在她诗里经常出现。她营造了一个叫做“江中洲”的梦中家园,“每天面对一条大江居住/光住也能住成李白”(《江心洲》)“我常常就这样回到古代,进入水墨山水/过一种名叫沁园春或如梦令的幸福生活/我是你云鬓轻挽的娘子,你是我那断了仕途的官人”(《木梳》)。而桂花糕、黄酒、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吴侬软语、苏小小、丝绸是浙江的。齐鲁大地的粗犷豪放和烟雨江南的吴侬软语,一种反差的碰撞中,作者找到了诗意的感觉,也就产生了“在那湖边住多少年,穿多少丝绸赏多少梅/ 才能变成美貌如花的白素贞,找到我的许仙?”的梦一般的憧憬和向往。

       汗漫是河南籍贯的诗人,这些年诗风变化很大。他的《南阳》与《河南》在风格上是一致的。中原大地的悠久历史和现实生活的反差和碰撞,使一个地域在他的笔下成为特有。名字里含“玉”的女人、清明上河图、三国演义的古战场、龙门、牡丹、石窟、豫剧、少林寺、开封府、包龙图……这些带有明显地方特征的名词和意象,成就了汗漫笔下的南阳和河南。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