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歌的博客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日志

 
 

杨牧的《林冲夜奔》(2)  

2010-01-06 10:51:38|  分类: 作品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费了好大周折,才找全台湾著名诗人杨牧《林冲夜奔——声音的戏剧》全诗。在一般的选本里,只有全诗的第一折。确实,这首诗有点长了些,而第一折相对来讲又要凝练些。

  一部水浒,讲尽了官逼民反的故事;一汪平常的水泊,被宋朝的好汉们踏成了江湖。其实,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讲,在梁山众多的好汉中,真正是被逼上梁山的,只有林冲一个。有的是杀人越货,亡命天涯走上梁山的;有的是背负人命官司,走投无路投靠梁山的;有的则是糊里糊涂中被骗上梁山的;有的是冲哥们义气落草聚义的;有的是被平时两肋插刀的“好哥们”裹挟上山的;有的是天生绿林好汉的材料,把大块吃肉、大秤分金作为最高理想的;还有的则是冥冥之中来凑天罡地煞之数的。林冲的最大过错,就在于他的娘子不该长得太青春、太漂亮,就在于他青春漂亮的娘子不该进入高俅那厮混球儿子高衙内的视野。误入白虎节堂,注定了一个英雄的悲剧。本来,林冲已经老老实实地到沧州劳动改造去了,而高俅仍然不肯放过他。董超、薛霸没能在黑松林害了他的性命,又派出陆虞侯设计出火烧草料场的一出闹剧。走投无路的林教头,只好在柴大官人的帮助下落草梁山。

   林冲火烧草料场、雪夜奔梁山,是《水浒传》中最为精彩的章节。我们看电视剧《水浒传》——漫天飞舞的大雪,熊熊燃烧的火光,豹头环眼的林冲毡帽上的红缨,长枪,酒葫芦——很诗意的画面。而此时的林冲诗意不起来,穷途末路的好汉只有仰天叹息——他年若得志,威震泰山东——这是说书人的话,心灵已经落草的林冲,此时的心里话应该是:他娘的,等你爹那一天得志了,把狗儿的一个个收拾干净!

    用诗歌来表现林冲夜奔的故事,应该说是有一定的难度的。杨牧先生巧借戏剧里的风声,雪声,山神心灵的声音,人物对话的声音,写出了一出声音的戏剧,把林冲的遭遇和心理活动表现得淋漓尽致。注意最后一折里反复出现的一句:“山是忧戚的样子”——林冲并不是真的想落草啊,他的心是忧戚的——上山后遇到小肚鸡肠的王伦,他的前景和命运同样是忧戚的。这首诗显示出作者很强的创新意识和深厚的国学底蕴。(附《林冲夜奔》全诗)

 

 林冲夜奔

——声音的戏剧

 

杨牧

 

第一折 风声 偶然声 雪混声

 

等那人取路投草料场来

我是风,卷起沧州

一场黄昏雪——只等他

坐下,对着葫芦沉思

我是风,为他揭起

一张雪的帘幕,迅速地

柔情地,教他思念,感伤

 

 

那人兀自向火

我们兀自飞落

我们是沧州今夜最焦灼的

风雪,扑打他微明的

竹叶窗。窥探一员军犯:

教他感觉寒冷

教他嗜酒,抬头

看沉思的葫芦

 

 

这样小小的铜火盆

燃烧着多舌的山茱萸

诉说挽留,要那汉子

忧郁长坐,(总比

看守天王堂强些……)

好寥落的天气——我们是

我们是沧州今夜最急躁的风雪

这样一条豹头环眼的好汉

我是听说过的:岳庙还愿

看那和尚使禅杖,吃酒,结义

一把解腕尖刀不曾杀了

陆虞侯。这样一条好汉

燕颔虎须的好汉,腰悬利刃

误入节堂。脊杖二十

刺配远方

 

 

扑打马草堆,扑扑打打

重重地压到黄土墙上去

你是今夜沧州最关心的雪

怪那多舌的山茱萸,黄杨木

兀自不停地燃烧着

挽留一条向火的血性汉子

当窗悬挂丝帘幕

也难教他回想青春的娘子

 

 

教他寒冷抖索

寻思嗜酒——

五里外有那市井

何不去沽些来吃?

 

第二折  山神声  偶然判官  小鬼浑声

 

头戴毡笠雪中行

花枪挑着酒葫芦,这不是

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人称

豹子头林冲的是谁?

半里外,我就看见他

朝我料峭行来

我看他步履迅速

想是棒疮早愈了。回想

董超薛霸一心陷害他

我枉为山神是

亲见的

沧州道上野猪林

也不知葬杀了多少好汉

我枉为山神都看得仔细

亏他相国寺结义的好兄弟

及时搭救,我何尝不是亲见的——

 

那一座猛恶林子

夏天的晨烟还未散尽

林冲双脚滴血,被两个公人

一路推捱喝骂,绑在

盘蟒树上,眼看水火棍下

又是一条硬朗峥嵘的好汉……

我枉为山神只能着急

 

使一只黄雀惊醒

那一路尾随的莽和尚

使些风起,赤松子落

藤叶断处,一条铁禅杖

好个提辖出家花和尚

拳打镇关西,落发

五台山,卷堂散了选佛寺

大闹桃花村,火烧瓦罐寺

我枉为山神看得仔细

挎戒刀,六十二斤铁禅杖

闷雷回荡,救了无奈流泪的

英雄汉。合是遇林而起

遇山而富。遇水而兴

遇江而止……

 

风雪猛烈,压倒

他两间破壁茅草厅

判官在左,小鬼在右

林冲命不该绝

判官在左,小鬼在右

雪你快快下,风你

用力刮,压到他两间破壁茅草厅

我枉为山神,灵在五岳

结义沧州军营合当有事

兀那陆虞侯,东京来的

尴尬人,兀那富安

兀那差拨。雪你

快快下,林冲命不该绝

 

这汉子果然回头来推门

花枪挑着酒葫芦

好一场风雪——

取下毡笠,坐在我案前

吃冷酒,凄凉的林冲

不知在寻思什么?凄凉的

林冲,你晓得是谁自东京来

四处正在放火害你

判官在左,小鬼在右

林冲命不该绝——今夜是

那风那雪救了你

 

我枉为山神,灵在五岳

这一切都看得仔细

 

 

第三折甲   林冲声 向陆谦

 

 

陆谦,陆谦,雪中来人

又是你陆虞侯!

若不是风雪倒了草料场

若不是山神庇佑,我今夜

准定被这厮烧死了——且在

庙前招供!我与你自幼相交

你反来害我,尖刀等你三日

让你逃了,如今直寻来沧州

放火陷我,千里迢迢

且吃我一刀

 

宛然是童年

大朵牡丹花

在你园子里开放

是浮沉的水莲仲夏

开满山池塘,是你

读书的朱砂

爱脸红的陆谦,你何苦

何苦来沧州送死?

 

第三折乙  林冲声

 

 

想我林冲,年灾月厄

如今不知投奔何处

雪啊你下吧,我仿佛

奔进你的爱里,风啊

你刮吧,把我吹离

这漩涡。庙里三颗死人头

东京更鼓惊不醒一场

琉璃梦。仗花枪

我林冲,不知投奔何处

避过官司,醉了

不如倒地先死

 

 

第三折丙 林冲声 向朱贵

 

一支响箭射进芦苇洼里——

想我林冲(他年若得志

威震泰山东)年灾月厄

也无心看雪。多谢那柴大官人

指点路口,来此

水乡宛子城,暂且

寻个安身。折芦败苇

好似我的心情落草

东京一种风流

还是郁郁的三春

秋千影里饮酒

木兰花下看残棋

月下弹宝刀……

(他年若得志

威震泰山东)

 

 

第四折 雪声 偶然风、雪、山神混声

 

 

风静了,我是

默默的雪。他在

渡船上扶刀张望

山是忧戚的样子

 

风静了,我是

默默的雪。摆渡的人

仿佛有歌,唱芦断

水寒,鱼龙呜咽

还有数点星光

送他行船悄悄

向梁山落草

山是忧戚的样子

 

 

风静了,我是

默默的雪。他在

败苇间穿行,好落寞的

神色,这人一朝是

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

如今行船悄悄

向梁山落草

山是忧戚的样子

 

 

风静了,我是

默默的雪。他在

渡船上扶刀张望

脸上金印映朝晖

仿佛失去了记忆

张望着烟云:

七星止泊,火并王伦

    山是忧戚的样子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