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歌的博客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日志

 
 

转陈树义先生文  

2010-01-07 16:20:31|  分类: 别人的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秦建平到秦歌

                                 ——读《一轮明月领我回家》札记

                                      陈树义

 

                                  从秦建平到秦歌

  多年前,也就是我与秦建平30出头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我们,初尝人生滋味,不知天高地厚不懂天老地荒。记不清什么缘故,王广元、秦建平、贾长青,还有在下,小聚贾长青的小窝喝起了老酒。那次喝酒的话题早已淡忘但喝酒的氛围却记忆犹新。那个时候的秦建平,也就是说白纸黑字上署名秦建平的诗人也就是现实中的秦建平。现实中的秦建平诗人的秦建平有《远方有约》的集子行于世。

    《远方有约》的热度还未退消,“秦建平”却淡出了白纸黑字,淡出了诗歌界,闪亮登场的是“秦歌”。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知秦歌何方神仙,但从字里行间却也猜出了个八九不离十。因为我毕竟写有《在生命的山坳低吟——读秦建平的诗》的小作。那还是1993年的事了。那个时侯我记不清《远方有约》是否已经出版。1993年,那是个啥样的年代啊!相信过来人都不缺记忆。

    在那篇小文中,我说:“迄今为止,秦建平的诗除开那些应时之作,大概也就是两类:一类是对往昔生活连绵不断的回忆,一类是对现实生存境遇的深切体悟。对往昔生活的诗意追忆使他的思绪触角伸向乡村、老屋、亲情和爱情等诗歌传统审美领域,对现实生存境况的深切关注又使他的诗充满对人、对个体生命形式的某种体悟、思考甚至焦虑。如此,秦建平被逼到了生命的山坳,身后是温和、雅致、恬淡也许不乏乐趣的乡村田园牧歌式的‘精神家园’,眼前是冷漠、琐屑、浮躁乃至荒诞的商业社会所构成的对个体生命的某种程度的伤害的‘精神泥泽’。但是,这样说,也并不一定就是肯定建平对技术性商业社会的某种愤懑或者诅咒,而仅仅是表明他在由渲闹、嘈杂的商场、火车站等所象征的现代毫无秩序感的生活之海里的一种无奈、无望和无力自拔”。

    我也不知这几句话是否被秦建平所接受,反正说就那么说了。

 

    时光匆匆催人老。

    不知不觉间,十几年一晃而过。虽身处一座小城,我与建平领命的单位还非常近,但说实话,一年能有几次见面呢?我们彼此都沉浸在各自的生活海洋里。

    一次偶然的晨起漫步,也许算十几年里的少有的晤面了。望着对方鬓角的少许华发,我们都感到了不再年轻。

    虽然不再青春年少,但酒还是要喝的。

    也就是在最近的两次喝酒革命生涯中,我得到了《一轮明月领我回家》。

    从“秦建平”到“秦歌”,从《远方有约》到《一轮明月领我回家》,他的路走的不简单。

 

    秦建平变了秦歌。

    我还能在《一轮明月领我回家》中找到我的梦吗?

    秦歌还是秦建平,那个高挑而单薄的身影一直在我眼前晃动,那个透着些许古意和热肠的秦歌还在吟唱着他的乡村和明月:

 

        人攀明月不可得

        月行却与人相随

               ——李白《把酒问月》

 

        是的,这是诗仙的那轮明月

        是我年轮里久违的一种仰望

        今夜,我从远山的禅意中走来

        亲切的明月,温情的月华

        多像亲人的叮咛和牵挂

        静静地照在我归途的远方

 

        这是执意领我回家的明月

        是我不愿和无法拒绝的一种方向

        把疲惫和怅惘丢给退隐的山林

        澄澈的明月要领我回家

        回到妈妈乡音轻吟的歌谣

        在淡淡的忧伤里再一次成长

        回到那个穿海靛蓝的乡村少年

        在村前的小溪旁独自眺望

        回到我离别故土时的一天星斗

        小村正响起嘹亮的鸡唱。。。。。。

 

        穿越一条幽深的峡谷

        黑魆魆的山影遮住了月光

        肯定,她不会丢下我不管的

        看哪,她从山脊后找了条近路

        再次走在了我的前方

 

        城市的霓虹,汹涌的车流

        巨幅广告上搔首弄姿的女郎

        明月淡出我的视线和遐思了

        像曾经的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在久远的岁月里被悄悄遗忘

 

        直到我走进家门的那一刻

        一路领我回家的那轮明月

        还在小窗外把我凝望

                 ——秦歌《一轮明月领我回家》

 

    从艺术角度,我当然希望秦歌能把我带进更加瑰丽的诗歌艺术世界,但从情感角度,我也同样希望他能使我永远停留在我们共有的故乡和那轮明月。

    那片故乡的土地和那轮明月,永久的是我们心灵的休栖地,也是我们诗意的家乡!

 

                                                      2009年2月26日草就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