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歌的博客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日志

 
 

宋徽宗整的那些事(5)  

2010-05-30 19:23:03|  分类: 青灯读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徽宗整的那些事

 

                          秦 歌

 

蔡京当了宰相,按规矩是要亲自到皇帝面前“谢主隆恩”的。于是,君臣间有了一次推心置腹的谈话。徽宗说,我真想继承神宗皇帝的意愿,锐意革新,将大宋治理得兵精粮足、国泰民安啊。可是哲宗在位时,太后垂帘听政,哲宗皇帝对革新是只有想法没有办法。邓洵武不是说只有蔡爱卿能担此大任吗?你说说,有什么好的办法呢?对于这样一个大题目,蔡京一时心里没谱,只得说了一大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肝脑涂地、在所不辞的空话套话,算是亮明了自己“忠君爱国”的态度。徽宗又拿出一堆金杯玉盏,说,这些东西朕已经珍藏好久了,但向太后和大臣们一再劝我要艰苦朴素,我也不敢拿出来使用,卿有什么办法呢?别看蔡京在治理军国大事上没有什么能耐,但追求排场和奢华,却是无师自通的一把高手。他立即向徽宗提出了一套叫“丰亨豫大”的理论学说。意思就是,天子富有四海,臣子们的聒噪何必管它去呢?金杯玉盏该用的要用,山珍美味该享的要享,后宫美人该充实的要充实,宫殿园林该扩张的要扩张。对于咱大宋王朝来说,这不是区区小事吗?况且,这样一来,足以展示大宋朝的繁荣景象,外邦使臣来到宋朝,光从气势上就能压倒他们,让他们再也不敢觊觎咱大宋的河山!

祸国殃民的馊主意,一从蔡京的嘴里说出来,倒成了利国利民的“金玉良言”。有了这个理论的支撑,徽宗自以为遇到了知音,得到了良相,自去写他的瘦金体、画他的花鸟画、搂他的美人腰去了,朝政大事全权托付蔡京办理。

蔡京虽自诩为改革派人物,实际上是一个投机政客。入相后,辅助他工作的是尚书左丞赵挺之和尚书右丞张商英。赵挺之因看不惯蔡京的飞扬跋扈,私下里发了几句牢骚,便被罢去职务留朝听用;张商英因写过一篇《嘉禾颂》,拍过司马光的马屁,干脆打发到地方任职。这样一来,蔡京一言堂的局面便形成了。与他私下交厚的奸邪小人纷纷得到提拔重用,而与他意见不合的贤能持重之士,不论你是改革派还是保守派,统统被列入元祐奸党的“黑名单”,共计309人。蔡京请徽宗用瘦金体御笔亲书,将这些人的名字刻在石碑,立于朝堂之上,此乃徽宗朝著名的“党人碑”事件。

这还不算,蔡京又请徽宗下诏,在各路(省)行政长官的公务大厅各立碑一通,将“黑名单”镌刻于上,好使天下皆知。据说当时长安府里有一个刻碑的能工巧匠,官府传他前去刻碑,他一看“黑名单”为首的就是司马光。司马光虽是守旧派人物,可从个人品质上来讲,却是朝野公认的忠良老成之士。这个工匠不想干这昧良心的缺德事,但经不住官府的严刑威逼,只得退而求其次,要求在碑尾不署自己的名字。知府一听,说:谁让你署名了,难道你还想要知识产权吗?碑刻好了,这个工匠却因此遭受着灵魂的拷问和良心的谴责!

还有一件事,足以证明蔡京操弄政治权力的高超手腕。话说哲宗在位时,元祐年间的皇后是孟氏,到了元符年间,孟氏色衰爱弛,又立了个年轻漂亮的刘皇后。老婆多了,争风吃醋是免不了的;而在争宠的博弈中,年轻貌美永远是战无不胜的利器。结果,孟氏被废掉了皇后的位号。徽宗即位后,在向太后的指使下,孟氏的皇后地位得以恢复,论资排辈,还排在了刘皇后的前边,使刘皇后的心中十分怏怏。刘后想,现在的宰相是蔡京,当初我可没有少帮他的忙,何不利用蔡京,重新废掉元祐皇后呢?这个想法一经说出,蔡京便察出其中巨大的政治利用价值。一件女人间吃醋拈酸的事情,被他提到了政治的高度,极力撺掇徽宗废掉孟氏的位号——要知道,孟氏当皇后的时候,正是太皇太后高老太垂帘听政、保守派人物趾高气扬的时候啊!结果,孟氏的皇后位再度被废,当初举手赞成复立孟氏的一批大臣被贬出朝,连已经贬放外地的韩忠彦、曾布二人也未能幸免,从地方长官贬为无所事事的闲职。——也就是说,蔡京利用这件事,使他的一批政治对手严重受挫。

从崇宁元年开始,为贯彻落实蔡京“丰亨豫大”的政治理念,徽宗的亲信太监童贯再赴杭州,设立了一个叫明金局的办事机构,专门采办、制作各种珍奇宝玩,员工规模达到3000多人。采买、制作的费用是由中央政府财政列支的,可童贯打着朝廷的旗号,地方长官谁敢要他的钱呢,只好全部转嫁到百姓的头上。靠着这个肥差,童贯的腰包很快就鼓了起来。

俗话说,人心不足蛇吞象。富裕起来的童贯想,囊中揣着几辈子花不完的钱财,可自己一个蹲着撒尿的太监,一点政治地位也没有,富而不贵,这不等于穿着绫罗走夜路么?不行,得找蔡京说道说道,让他想办法给咱弄个一官半职,也好让咱显摆显摆!童贯的心态不难理解,这和如今的一些暴发户拔窗走门,弄个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什么的当当,不是如出一辙吗?

对于童贯这位仕途上的大恩人,蔡京算是做到了“知恩图报”。这主要是童贯的太监身份,对他的地位和权力构不成什么挑战和威胁。他对童贯说:朝廷有明文规定,内侍要想当官,只有在军队立个大功才能破格使用。现在,将军王厚正在西北一带率兵打仗,收复湟州胜利在望。你不如到哪里做个监军,将来论功行赏,你也好分他一块蛋糕。童贯心下想道,这家伙进京几个月功夫,政策水平果然见长,当下就言听计从,“谢宰相大人栽培”了。当时在湟州和宋军作战的,是一股少数民族的反政府武装,战斗力并不强悍。童贯到前线没有几天,湟州之战告捷。蔡京抓住机遇发展自己,大张旗鼓地率领文武百官入朝庆贺。徽宗一高兴,授蔡京为司空,晋封嘉国公;童贯被任命为景福殿使,兼襄州观察使,正式进入地方军事大员的行列。蔡京这一招真可谓是一箭双雕。

湟州之战胜利后,蔡京和童贯踌躇满志,想要一举克服西北的西夏王国。蔡京在徽宗面前荐举童贯为西北战线的经略安抚制置使,全权指挥攻克西夏的宋军。这一下,蔡京的弟弟、枢密使蔡卞不干了。蔡卞是王安石的女婿,受泰山大人的影响,毕竟还有些大局观念,说,难道大宋朝真的没人了吗?让一个不男不女的宦官去指挥军队,保卫边疆,岂不误了大事!蔡京一见亲弟弟和自己意见相左,气不打一处来,斥责道:翅膀硬了是不是?老哥的话不听了是不是?不想干了是不是?最终的结果是,童贯如愿当上了经略安抚制置使,蔡卞被贬到河南府当了个小小的知府——当然了,说“小小的”,只是和枢密使相比而已。

对自家亲弟弟尚且如此,蔡京的心机和手段可谓毒矣!(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