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歌的博客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日志

 
 

宋徽宗整的那些事(10)  

2010-07-31 09:42:04|  分类: 青灯读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徽宗整的那些事

 

                                                                          秦 歌

 

 

且说蔡京二度为相的时候,已经是61岁的老人了,对于那个年代的人均寿命来说,可以说是垂垂老矣,就是放到现在,也到了光荣退休的年龄了。俗话说得好,人老三无才:尿尿滴湿鞋(hai),迎风眼流泪,咳嗽屁出来。60出头的蔡京,身子骨却是硬朗得很,这恐怕要得益于一代巨贪优裕的生活条件和一代权奸良好的心理素质吧。

蔡京官复原职,推行的仍是“丰亨豫大”的老一套。由于朝廷疏于勤政廉政建设,昏君佞臣进一步骄淫奢靡,地方官员进一步贪污腐化,奇珍异石的征集进一步扩大范围,小老百姓的日子进一步水深火热。徽宗有一个美好的感觉,那就是蔡京复职后,自己的享乐水平产生了一个质的飞跃。朝中官员深知蔡京心狠手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打小报告的人明显减少,使徽宗的耳根清净了许多。徽宗不担心被人架空,一个老家伙把一个年轻皇帝哄得团团转,只要军国大事不要自己操心劳神,能够全身心投入于书法丹青、娇妃宠嬖、蹴鞠歌宴、奇珍异宝,何乐而不为呢?而蔡京希望的不正是这些吗——将君王“导之以奢”,正是蔡京官场不倒翁的制胜法宝!

当然,为了粉饰太平,蔡京不惜制造各种“祥瑞”,用来迷惑徽宗。所以,蔡京复职后,双穗嘉禾特别多,甘霖普降特别多,紫气凝聚特别多,在徽宗的耳目里,俨然是太平盛世,万方乐奏,全国形势一派大好,心想,离了这蔡老汉,还真有点玩球不转呢!孰不知,民间的仇恨正在悄悄积聚,等待着有一天蓄势待发。

蔡京心里有件事一直放不下,那就是这一次自己东山再起,郑贵妃和郑居中是帮了大忙的。郑贵妃作为一个小女人,相对要好打发一些,无非是多破费点金银财宝,多进贡些甜言蜜语而已;而郑居中作为一个大男人,对权力的欲望要远远超出这些。自己当初答应一旦自己复起,要帮老弟弄个同知枢密院事干干的,总不能放了空炮吧。于是,他利用和皇帝单独见面的机会,一再提起这事。徽宗正宠着郑贵妃,爱屋及乌,也乐意帮大舅哥促成此事。无奈像前边说过的,这郑贵妃是个精通文史之人,唐朝玄宗天宝末年,杨贵妃和乃兄杨国忠在马嵬驿的悲剧下场,她是不会不知道的。郑居中作为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本家兄长,弄个学士当当已经很不错了,实在没有必要搅到叵测的政治漩涡中来,一旦大权在握,说不定要弄出啥事,弄不好还要牵连到自己,她可不愿意当别人的替罪羊和政治的牺牲品。当然,话不能这样直说,她向徽宗进言,说郑居中作为自己的兄长,也算是皇亲国戚了,应当保持低调,主动避嫌才是。徽宗一听心里乐了,说爱妃真是个深明大义、不搞裙带关系的光辉典范,朝中大臣都像你这样该有多好!蔡京的敲边鼓抵不过郑贵妃的枕边风,这事便被拖了下来。

这件事的内情,郑居中是蒙在鼓里的,见朝廷迟迟不宣布对自己的任命,就把一腔怒气发在蔡京身上,心说,这老家伙当初答应得好好的,现在自己如愿以偿了,倒把我的事情丢在了脑后,这不是明摆着的过河拆桥么?和蔡京的怨仇就此结下,并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经常在徽宗和郑贵妃面前给蔡京制造负面影响。

据宋史的记载,这个郑居中和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同为神宗元丰年间宰相王珪的女婿,郑居中比李格非年小十四、五岁,应该算是李清照的小姨夫,他老婆的亲侄女王氏嫁给了臭名昭著的秦桧,就是和老公一起跪在杭州西湖岳王庙的那个婆娘。这样推算下来,秦桧应该跟着老婆称李清照为表姐。李清照流落江南晚景凄凉的时候,秦桧正权焰熏天,并不见他对表姐伸出什么援助之手,可见亲情也不过耳耳。

秦桧以自己制造的种种劣迹,当之无愧地登上中国历史十大奸臣榜,这是史有公论的。据说近年有人企图作翻案文章,不论出于何种目的,都是出力不讨好的事情。秦桧成为一代权奸,是在南宋年间的事情;而在徽宗时代,却是一个崭露头角的青年才俊。徽宗政和五年(1115),26岁的南京才子秦桧进士及第,在密州(山东诸城)搞了8年多地方教育工作(州学教授),宣和五年(1123),就当了国家教育机构太学的学正。他创造了一种字体,后世称之为宋体,其实应该叫“秦体”才对。这正如蔡京作为宋代书法“苏黄米蔡”四大家之一,后人偏偏要将“蔡”说成蔡襄一样。唉,才以人废,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谁让你是一个奸臣呢!

北宋末年,金军大举南侵,国家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朝中主战派和主和派争论不休,作为御史中丞的秦桧坚定地站在了主战派的一方;及至北宋亡国,徽宗、钦宗成了俘虏,金军要立张邦昌当傀儡皇帝的时候,秦桧还冒着生命危险,给金军头领递交了一份《请存留赵氏一脉状》,表现出难得的忠君爱国精神。后来,秦桧随徽宗父子被金军押解北上,又于南宋建炎四年(1130)随金军向自己的祖国开战时逃回南宋,究竟是如他所说,乘敌人不备秘密潜逃,还是变节投降后被敌人派回来打入内部,这恐怕是一个永远的历史之谜了。巧合的是,他和李清照于南宋绍兴二十五年(1155)同年病逝;不同的是,李清照留下了文学史上的一座丰碑,而秦桧则留下了“莫须有”、“东窗事发”两个成语和跨越时空的千载骂名。难怪直到清朝乾隆年间,一个叫秦涧泉的文人在拜谒岳飞墓的时候,要写下“人自宋后少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的句子呢?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