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歌的博客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日志

 
 

诗歌,原来可以这样“进入”(作品欣赏10)  

2011-01-04 17:22:51|  分类: 作品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歌的写作,应该是一种有难度的写作。这种难度,难在一种“进入”——一种感觉的进入、语境的进入、情绪的进入。也就是说,我们怎样才能找到一柄锋利的刀刃,准确地切入事物的表面,触摸到表层深处蕴藏的诗的元素。我历来对能够“即席赋诗一首”的人心存“敬佩”,有人甚至在听完领导一番长篇大论的空话套话之后,都能写出一首满含“号角”、“长风”、“征程”之类词语的诗来,服不服那是你的事情。

       读到了诗人高力的一首诗——《在唐朝》:

       

           在唐朝,我是个宰相或者太尉

           我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我每天进宫议事,传递奏折,宣布退朝

           有时陪皇上游山玩水,私访民间

           我们各骑一匹好马

           带上二三侍卫,进出妓院

           妓院的才女不知我们的来历

           见我们出手大方,就纷纷褪去衣衫

           皇上高兴,叫我再加五百大洋

           每逢佳节,各州县的官吏送来黄金白银

           万两,布匹不计其数

           我空出府上的几间房子堆放财物

           仿佛整个大唐就是自己的一半天下

           可有时皇上的一句话就可以让我吓破胆

           若干年后,皇上听信谗言,我被贬到塞北

           那里大漠连天,沙尘像海水一样冲击着

           我这个南方人的眼睛和胃囊

           我苦不堪言,失落不得志

           只好拿起笔写写唐诗,画画大漠的景色

           我知道我的诗比不上李白杜甫

           我的画也比不上吴道子

           但除了写诗作画,我不知还能做些什么

      

       我想,这首诗一定是诗人在读《奸臣传》之后有感而发写下的。奸臣的传记我们好多人都读过,有的恐怕只是无限的感喟和愤慨,要据此写一首诗出来,却有一定难度。但诗人以“奸臣”自况,很容易地就找到了一个“进入”的口子,将一首诗写得轻松而幽默。我们知道,古代的奸臣经常在皇帝的面前乱进谗言,而这首诗中“是个宰相或者太尉”的“奸臣”,在遭到贬谪之后,还要满腹委屈地说:“若干年后,皇上听信谗言,我被贬到塞北”,不禁令人莞尔一笑。当然,这首诗的个别句子还可以更妥帖一些。

 

       还有一首叫《公鸡》的诗,作者马永平:

 

           一只公鸡站在祖宅的后花园里

           漫无目的走着,仿佛一个财主在悠闲地散步

           忽然它停住脚步,想起今天还有一个讲演在这里举行

           于是它提起小树枝般细的腿,挺了挺

           掉光了毛的干瘪的身躯,抻长麻杆的脖子

           张开枯干了的翅膀,面对着一群

           身穿色彩鲜艳旗袍和笔挺西装的公鸡母鸡们

           说:名利于我如浮云,名利于我如粪土

           然后缩回如麻杆的脖子,收回干枯的翅膀

           自认为很帅很酷地转身走了

 

       这是一种拟人的写法,也是一种“进入”的方式。一只失去昔日风采的公鸡很不明智,沉浸在曾经的辉煌和荣耀里,很酸腐地玩它的“绅士”和清高,让我们不由自主地想起人群中的某类“人”。应该说,这是一个司空见惯的场景,加点想象、联想和写诗的技术,写出来应该不算太难,如果到此结束,诗也不失完整。而接下来的一节,可就诗中有诗、话中有话了:

 

         回到卧室,坐在窗前一把雕龙刻凤的

         檀香木太师椅里

         眯缝着眼,望着窗外,喃喃自语:

         说实在话,我需要的并不太多

         不过几坛美酒,几个美人,和一张结实的床

         如果你崇拜我的话,再来点大烟

         名与利对我来讲还是那句话

         如浮云,如粪土

 

       能够坐在“檀香木太师椅里”的,肯定不是原先说的那只“公鸡”了。上一节拟人,这一节拟物,将一些不识时、不识趣的所谓“名人”,比作丑陋而仍不忘趾高气扬的脱毛公鸡(文化圈子里实在不乏这类人物!),实在是趣味盎然,辛辣而老到。以拟人的手法进入,以拟物的手法深入,一首优秀的诗作就这样呈现在读者的面前。

 

       以上二诗见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国诗歌》2010第三卷。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