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歌的博客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日志

 
 

诗歌的冷抒情和“零抒情”(作品欣赏11)  

2011-02-07 09:53:44|  分类: 作品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著名诗人沈浩波写过一首《玛丽的爱情》(原载《诗歌ems周刊》第35期)——

 

朋友公司的女总监,英文名字叫玛丽

有一张精致迷人的脸庞,淡淡的香水

散发得体的幽香。名校毕业,气质高雅

四英寸的高跟鞋,将她的职场人生

挺拔得卓尔不群。干活拼命,酒桌上

千杯不醉,或者醉了,到厕所抠出

面不改色,接着喝。直到对手

露出破绽。一笔笔生意,就此达成

我承认,我有些倾慕她

有一次酒后,借着酒意,我对她的老板

我的朋友说,你真有福气,这么好的员工

一个大美女,帮你赚钱

朋友哈哈大笑:“岂止是我的员工

还背着她老公,当了我的秘密情人

任何时候,我想睡她,就可以睡

你想一想,一个大美女,驴一样给我干活

母狗一样让我睡,还不用多加工资

这事是不是牛逼大了?”

我听得目瞪口呆,问他怎么做到的

朋友莞尔一笑:“很简单,我一遍遍告诉她

我爱她,然后她信了!

 

       当今时代,这是一种司空见惯的社会现象,有人将之称为“潜规则”。这种现象的对错与美丑,不同的人会作出不同的价值判断。当然,诗人也有自己的价值判断。一个气质高雅的大美女帮着朋友赚钱,这让诗人很是羡慕,但当朋友告诉他真相时,诗人的“目瞪口呆”,本身就是一种价值判断;玛丽的选择值得同情和谴责吗?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诗人只对一种现象不动声色地加以叙述,冷静沉着,不加任何抒情和判断。从真正意义上来说,玛丽的爱情不能称之为一种“爱情”,但也不能不说是一种爱情,诗人冠之以《玛丽的爱情》这样一个诗题,似乎已经告诉了我们许多。

 

        早年,在贫困的乡间,大部分人家都生有好几个孩子。孩子们长大后娶妻生子,弟兄分家便成为家族生活中的一件大事。这是检验老子父母能否一碗水端平的时候,也是检验孩子们能否互礼相让的时候。原本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要将粮食、田地、牲畜、农具等一应物品平均分成几份,弟兄们便单门独过了。为保证公平合理,分家的时候,要请本家的族长和娘家的舅舅出面调停。弟兄大打出手、妯娌反目成仇的境况大有所在。一般情况下,分家的场景是没有多少美感和诗意可言的,最感人的也莫过于孝顺的孩子们和父母抱头痛哭,恋恋不舍。著名诗人田禾对农村生活是颇为熟悉的,一首《兄弟分家》(原载《人民文学》2010年6期),以冷抒情或者“零抒情”的手法,写出了此中滋味——

 

分家就是分食,分家就是分父母

把一口锅分成几口锅

把一个灶台分成几个灶台

猪羊各半,鸡鸭各半,那唯一的花猫

分不均匀,留给父母做伴

粮食论筐,土地论亩,房屋论间

麻袋论条,桌子论张,椅子论把

瓢盆碗筷按人头分配

米筛。簸箕。镐头。镰刀。锤子。竹筢

都各有一份

马桶、夜壶,不必分了,各拿各的

各人的孩子各自领回家

亲戚是共同的,朋友是各人的

父母的拐杖不用分了,他们还靠它走路

父亲说,对不起你们,我没有钱财

他保留了病痛、咳嗽,和

东侧面的两间瓦房

母亲一边掉眼泪,一边将陪嫁时的几件银饰

一层一层打开,给媳妇们一人戴一件

两个孙子在一旁哭着只要爷爷奶奶

 

       作者既没有抒情,更没有煽情,鸡零狗碎,锅碗瓢盆,分了,一个完整的大家也就碎了。当我们读到“那唯一的花猫分不均匀,留给父母做伴”、“父母的拐杖不用分了,他们还靠它走路”、“母亲一边掉眼泪,一边将陪嫁时的几件银饰  一层一层打开  给媳妇们一人戴一件”这样的句子时,我们难道没有一种酸楚的感觉么?读到最后一句——“两个孙子在一旁哭着只要爷爷奶奶”,谁能不潸然泪下呢?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