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歌的博客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日志

 
 

一个小朋友笔下的我(原创)  

2011-08-30 16:23:23|  分类: 别人的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   叔

                                                              倪加福

 

 

 秦叔大名秦建平,笔名秦歌,是我一位女同学的父亲。因为要拍摄一部专题片,“五一”之前,我和几位同学来到了长治,来到了这位女同学的家中。前两天秦叔一直很忙,没能见到他。

到了第三天,终于见到了秦叔。他和我们话语不多,嘴里叼着烟,乐呵呵地听着我们聊天。早就“欣赏”过同学家中的装饰了,只是没能把装饰与一家之主联系起来。金钱榕、散尾葵在客厅里随意摆放着,柳叶榕放在了书屋,一片蓊蓊郁郁的样子。秦叔说,他从不对家里的花草进行修剪,让它们任意长去,愿长啥样就长啥样。典型的一个自由主义。

我欣赏的,是他家中悬挂的字画。此外,还有吊耳瓷瓶、龙嘴酒器,一对“曲项向天歌”的木雕,两只麋鹿模型,一只没角侧耳观望,一只有角斜卧低吟。仅此,可以看出,秦叔是个有情趣的人。

秦叔安排我们到当地著名的旅游景区太行大峡谷去一趟。出发前,阿姨给他带了一瓶白酒,两盒香烟。还说,出门在外,这些是他离不了的。到了壶关,再往前行驶些,就看到远处的的山头和眼下深深的黄土层。司机师傅叫苏旭刚,是一家印刷厂的老板,也是秦叔的朋友。秦叔一路上和他聊得开心,顾不得我们。我和另一位本地同学看着窗外的景色,也边说边聊,丝毫不掩饰对异地风光的好奇。秦叔像是我们这群人的导游,遇到有些奇特的地方,他会转过身来介绍一下,夹杂着一些本地的掌故和传说。又行驶了许久,秦叔示意司机将车停在了坡下一个村子的入口处,告诉我这里当年是郑义写作《老井》深入生活的地方。这一下,我来了兴趣,赶快下车,把电影《老井》中的一个个真实的场景,一一摄入我的镜头。

我问秦叔是从事什么工作的。他笑着回答,自己是一个教育工作者。感觉他有老师的影子,却不像是三尺讲台规规矩矩的教书匠。我试着在他的诗集中找寻答案。

他有《远方有约》和《一轮明月领我回家》两本诗集行世。我读他的作品,几乎每篇都做了自己的感想笔记,或多或少,总有共鸣的地方。他深深地感染着我,并渐渐带入他所营造的氛围中。读诗歌《文秘》的感觉是这样的:人的智慧,在“高人一等”的领导面前,得不到赏识,好马难遇伯乐,颠沛流离,埋没在自己的世界里;《默默走过您的身旁》:北京之行,国旗之下仰望着不敢忘却的岁月。岁月里父亲的影子越来越远,儿子的记忆和感喟越来越长。《回望潼关》:厚重的潼关,历史在脑中不断地被演绎,留不住的风雨飘零,固守的精神阵地,难道也归于了往事,可遇而不可求?《李煜》:李后主败帝之耻,终成小楼昨夜东风,惋惜他的江南之国和秦淮风月;《太行猎手和大平原》:太行猎手,有着机警,抑或骄傲,在大平原里却没了踪迹,不是你的世界就不是你的世界。

读秦叔的诗有太多的感想,朦胧中淡淡的浪漫,参杂着诗人固有的忧伤。诗的魅力在陌生读者的心灵世界里留下了抹不去的痕迹,该落泪的落泪,该欢笑的欢笑。秦叔说,淅河是他的母亲河。《唱给淅河的恋歌》给我的感觉是这样的,我虽未见过她,但我所能领悟得到的,被他的诗丝毫不差地激发了出来。有些记忆稍纵即逝,有些记忆一辈子不会忘记。我也是这样,第一次到山西,第一次到女同学家里做客,第一次和成名的作家近距离接触。它是我永恒的记忆,甭管多久,都不会忘记。

秦叔是山西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长治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世界华文作家协会委员。其作品收入《中华诗歌精选》、《当代诗歌精选》、《中国诗历》、《中国朦胧诗纯情诗解读词典》等十余种选本,主编和参与主编书籍6种,获各级创作奖励30余次(项),个人词条收入《中国当代诗书画人才博览》一书,从“战绩”不难看出他的成就来。这种成就归根结底是一种坚持,一种性格。20多年前,秦叔是写诗的,现在还是写诗的。这么些年的坚守,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由此看来,秦叔也就不是一般人,内敛的处事风格,却不动声色地在文坛上造就了自己的声望。

读秦叔的诗,是需要有一定学问的。他的诗中有着大量的名人轶事、传说和历史典故。若你不了解诗中的人物、典故,你就不可能领悟到他的诗的内涵与韵味。不知道申纪兰,就走不近她的精神高度,奇妙的人生组合,灵魂的焊接和浇铸;不知道哥舒翰,就不会明白那无力回天的一声浩叹;不知道1860年10月的浓烟滚滚,就不能体会一代帝王残喘的悲哀;不知道牛皋,又怎会理解村东牛大伯的儿子考上大学是在重写牛家的历史。所以,我才说道,秦叔是位殚见洽闻的人。他借古托今的本事,即兴而来,令人敬佩;书橱里整齐的书籍绝不是为了附庸风雅,究竟是读了哪些书令他下笔如神,却不是我能详知的了。

如今,秦叔还在他的诗歌道路上前行。我期待着他的新作,期待着他对我的指点,也期待着能再见他一次,弥补上次匆匆而别,竟忘记了与他握手言谢的遗憾。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