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歌的博客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日志

 
 

把一些地名留在诗里(作品欣赏14)  

2012-01-03 09:57:34|  分类: 作品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年来叫得很响的“诗歌地域性写作”,其实在我们的老祖先那里已经应用得相当纯熟。比如“种豆南山下”、“若把西湖比西子”、“燕山雪花大如席”、“铁马秋风大散关”、“楼船夜雪瓜洲渡”等等等等。古人留在诗里的地域、地名,使后来的人趋之若鹜,纷纷前来凭吊,发思古之幽情,但真能超越古人的恐怕寥寥。后人的凭吊怀古之作,大致脱不开这样的几种思维方式,一是顺写,即在古人的基础上,沿着古人的思维趋向进行当下性发掘;二是反写,即沿古人的思维进行反向思维,写出与古人迥然不同的自我思考;三是“穿越”,即有意打乱古今时空界限的一种思维方式。诗人马非在《敦煌来去》的组诗中有一首叫《谁生下谁》的诗,使凭吊怀古性写作的思维方式又大大拓展了一步。全诗如下:

 

           谁生下谁(作者马非)

 

        “春风不度玉门关”

          玉门关

          我见识过了

 

         “西出阳关无故人”

          阳关

          我见识过了

 

         “大漠孤烟直”

          大漠

          我见识过了

 

         没去之前

         以为是这些地方

         生下了这些诗句

 

         去了之后

         才知道是这些诗句

         生下了这些地方

 

       地以诗名、地以人名,谁说不是这样呢?


注:上引诗作见诗刊2011年5月号上半月刊。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