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歌的博客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日志

 
 

禅意之美  

2012-02-16 11:06:07|  分类: 作品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禅意之美

                                                       ——读魏广瑞的诗

                                                                   秦 歌

 

冬夜,柔和的灯光下,我心平气和地读着诗友魏广瑞的诗歌。他的诗,需要在这样的环境和心境下静静品读。我从他为数不多的诗篇中,读到了一种禅意之美,进而想到了斑鸠起落的乡村,想到了月光下宁静的寺院,想到了黑漆漆的田野上飘忽的点点磷火抑或流萤。

魏广瑞1965年出生于河南林州任村镇,那是一片与太行山紧密相连的土地。1973年随父母移居山西长治,并于1985年开始发表诗歌。我们知道,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是一个诗歌非常热闹的时期,广瑞参加了当地一批诗歌爱好者发起的《黑洞》诗社。据说,这个诗社的一帮男女,发宣言、办诗刊、神吹海聊、饮酒朗诵,闹腾得十分欢势。不过,据我后来对广瑞的了解,他不是那种几杯酒下肚就狂狷放浪的人,虽然他是大家公认的美男子,但更多的时候,他属于公众场合的一个倾听者,一个特立独行的思考者。和他相识之后,我总从他恬淡的微笑中读出几分隽秀和腼腆。

记得十多年前的清明时节,广瑞约我一起去看位于平顺县王曲村的天台庵,据说是全国仅存的四处唐代木结构建筑之一。我对寺庙之类的建筑向来没有太多的兴趣,好在和诗友一起结伴出游,也是一件愉悦的事情。在那里,我看到了一座规模不大的破败的寺庙,而把更多的兴致放在了缓缓流动的漳河和两岸青山上盛开的黄花。归来,广瑞写下一首叫《天台庵》的诗歌:“清明时节/淹不住一只斑鸠/河谷里的歌谣”,“除却刀兵 除却灾虞/更多的记忆呈现男耕女织”,“野草放入清水/丝绸飘向天空//千年之间/谁又能读懂这风化的经文。”在对一种时空的缅怀和想象中,我看到的只是一种破败,而他却看到了“天台庵上有五谷/天台庵上有诗歌//天台庵上有祖先/天台庵上有宝船//天台庵上有麒麟/天台庵上有爱情”。可以说,广瑞在他诗歌写作的初期,就对现实和文字中的禅像和禅意表现出一种浓厚的兴趣。后来,他到沁县的质监部门任职。我和朋友去看他的时候,见他床头一边放着执法的警棍,一边堆放着南怀瑾研究佛学的经典书籍,难道他真的要潜心于清静无为了么?上党的母亲河漳河发源于沁县,这里还有一条不太有名的河流叫涅水,应该算作漳河的支流。他说,每次在河流岸边游走,总会涌起无端的泪水。作为一个诗人,我也有过同样的情感,这是一颗诗心对于自然的天性的感应。当年,北魏王朝南迁的时候,曾在涅水沿岸留下了众多的石刻遗迹,现存在沁县南涅水石刻馆内。在我看来,那就是一堆没有生命的石头,而广瑞偏能感悟出时空的流转和人世的沧桑:“从北魏到南宋/迁徙的马队/带来了种子/野性未泯的民歌/被水留住//”(《涅水》)。

广瑞诗歌的语言和情感节奏,像他的为人一样,平和朴实,不愠不火,不张不扬。在流派纷呈、鱼龙混杂的诗歌江湖,他从不盲目跟风,而是坚守着内心的那份质朴和善良,以一种“柔能克刚”的语言品质,以一种涓涓流水般的悲悯情怀,化解内心的块垒和忧伤。诗歌不能改变什么,但诗人可以举起小小的心灵灯盏,照亮普通人千年的祈愿:“给地藏菩萨发一条短信/告诉他善良的人都得了平安/苦难的人都获得了慰藉/世上的好人都有了好报//”(《给地藏菩萨发一条短信》)。广瑞的诗歌追求禅意之美,而禅意总是引人向善。这不仅是他写作的向度追求,也是他做人的精神追求。佛即是心,心即是佛。有一则寓言说,一个俗人在寺院见到菩萨正在朝自己的塑像跪拜,便问:“你为何要跪拜自己呢?”答曰:“求人不如求己。”广瑞在《网络寺院》里这样写道:“自己是自己的三宝/自己是自己的护法/自己是自己的远方彼岸/自己是自己的前世今生//”,“自己是自己高贵的微笑/自己是自己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这是不是就是人们常说的“境界”呢?

 广瑞和我在这个城市生活三十多年了,长期生活的濡染,使我们深深地爱上了脚下的这片土地。广瑞诗歌的取材,更多地涉及到太行、漳河、涅水、荫城古镇,甚至西安里一条废弃的铁道。这片土地上的风物,成为他笔下挪移不开的风景。这使广瑞的诗歌呈现出一种鲜明的地域化特色。我注意到,广瑞从开始写诗至今,作品的数量不算太多——当然,这不能说明什么——一个诗人只要有几首甚至一首、一句硬朗的诗活着,他就是一个成功的诗人。从主观上讲,广瑞不太讲究作品写作和发表的数量,而刻意追求作品的质量。他一般不参加那些于“诗”无补的诗歌活动,也不会对那些早已远离诗歌的所谓“名人”顶礼膜拜,自己不满意的诗作从不拿出来轻易示人。近年来,广瑞作品的数量更是寥寥,以致一批后起的“小年轻”好多人不知道他。我想,这可能一是因了公务的繁忙——这实在不能算作一个正当的理由,确切地说,是因为他公务的性质离诗歌太远,破坏了写作应有的那种心境;二是他在不算“彻底”的“中断”状态下,对当下的诗歌生态存在着一种浅浅的迷茫和困惑,以致一时找不到“进入”的方式。

 广瑞和我开始写诗的年代,正是诗歌界所谓“第三代诗人”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时代。读广瑞早期的诗作,“斑鸠”作为一种意象,经常出现在他的诗中。这种乡村里成群飞过屋顶和草垛的灰褐色的小小生灵,寄托着他一种怎样的情愫呢?“斑鸠是穷家的女儿/斑鸠的娘家很远很远//它轻轻踩在三月上/梳理着羽毛/并不时地看一看/粗布一样的天空//”(《斑鸠》)这是一种草根的情怀。由此,我们就不难理解,乡村里的生老病死、婚丧嫁娶的场景为什么会常常出现在他的诗中。我们暂且不管上世纪八十年代“非非主义”的创作实绩如何,但他们提出的一个诗歌主张却颇有意思:造化之于人,隐含着无限神奇的全方位的亿亿种可能,我们深信这种“隐含”整个地植入前文化领域内,就像一个生理的人,他的生长和变化早就隐含在他的“遗传基因”里一样。广瑞的文化“基因”里有着铭心的乡村记忆,在他的笔下,乡村的生活和自然的万物,并不仅仅是简单的实景书写,而是通过心灵之光的折射,在诡谲的诗意中透着冥气和巫气。如《灵》、《老宅》、《纸马》、《残香》、《祷歌》等,仅就这些诗歌的题目,我们就嗅到了一股乡村里祭祀的气息。他试图通过婚丧嫁娶、生老病死的场景述写,揭示生命轮回的秘密:“我看见了灵/打碗花上的灵/铜镜里的灵//”“深匿于巫师的背后/整个秋天都在九月的泪水里销魂//”(《灵》);“童谣掠过三岁的孤村/时隐时现的风/停在祭辰//”“我从母亲麻木的脸上/闻到了你秀发的飘动/那亮清清的水/拥你的衣袖举过头顶”(《残香》);“天井狭小 月黑风高/寂无一人的院落满含杀气/最后的杀手紧攥刀柄/屈死的魂魄从井中上升//”(《老宅》)。潞麻同潞绸一样,是明清时期长治地区行销全国的经济商品,不少当地诗人写到潞麻和潞绸,会追想当年商埠的繁华。而广瑞笔下的《潞麻》是:“手起手落 端坐莲花/月亮里有我纳鞋的母亲/种麻的人 穿针引线/将不尽的思念结在心中//”“麻中所生    麻上所死/纤绳过处的血痕里/父亲的一生步伐坚定//”“麻啊/ 你要束紧这行走的棺木/三寸厚的好材/旌幡如林//”。著名女诗人路也写过一首广有影响的《木梳》,写的是有着“微微偏头痛”的白领的爱情,而广瑞的《木梳》写的的乡间的女子:“一木梳粗 二木梳长/三木梳梳到河那厢//西窗之月/于过滤的风中/充满吉祥//”“六木梳黑 七木梳亮/八木梳梳成娘娘样/简朴的智者/把红红的头绳/系在水上//”不是系在头上,而是系在“水上”,女儿如水,一个字的巧用足见功底。这首诗通过对谣曲的机巧化用,活脱脱地写出了乡间小女子的小幸福,透出的却是作者柔柔弱弱、干干净净的赤子情怀。我说不清楚,广瑞这些早期透着冥气和巫气的诗作,和近来的禅意写作有没有什么必然的内在联系。

 广瑞最近写了一首受到诗友广泛好评的诗,叫《匠人冯宗本的公元1111年》,写的是长子县的法兴寺。说到法兴寺,我去的次数应该比他更多。我看到了庄严的佛像和络绎的香客,而广瑞却通过大殿台阶上的石碑,想到了北宋政和元年中原工匠冯宗本在此塑像的艰辛和虔诚。“北宋政和元年/这是冯宗本平常的一年 一介草民/在长子法兴寺永驻下来//”开篇起句不凡,注定了一首诗的大气。“北宋的初夏就在眼前”,“汉家有史以来最深的伤口就近在咫尺”。这是北宋日薄西山的时候了,而虔诚的匠人冯宗本不管家里的农事和桑麻,也不管朝代的兴废和更替,用沾满黏土的双手,雕塑着芸芸众生心中的偶像。“九月望日 妻子捎来书信/像宋词里的情节/告诉他家里老人孩子一切均安/言语简洁 平实 宁静/如远方村里的炊烟//”作者将叙事性因素巧妙地揉入诗中,使我们感觉到一个可喜的变化。而广瑞毕竟是广瑞,他不会让琐碎的叙事掩盖诗性的光芒—— “菩萨的目光里/一场雪盖住了中国的北方/慈林西麓的山径上/有孤独的脚印延伸到了寺院”。

 作为和广瑞互相欣赏的诗友和推心置腹的朋友,我不愿就他诗歌的技巧、语言、题材、风格多说什么,只愿在今后的日子里,能够读到他更多美丽的诗行——好在,他最近的诗作明显地多了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