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歌的博客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日志

 
 

永远的塞泽尔(随笔)  

2012-05-27 19:15:3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4月17日,有多少人悄悄地降临或告别这个世界。这一天,在法国,在马体尼克岛(海外省)的法兰西堡,一颗伟大的诗心停止了跳动——他就是法国著名的黑人诗人、作家、政治家艾梅·费尔南·达维德·塞泽尔,享年94岁。

       诗人生前留下遗嘱,要长眠于马岛这片他眷恋的土地,永远不离开热爱他的马岛人民。时任法国总统萨科奇闻知诗人去世的消息,提出要以国葬的规格进行安葬;法国社会党主要领导人罗亚尔提出,要将塞泽尔的灵柩安葬在位于巴黎塞纳河左岸的先贤祠,供人们瞻仰。建于1791年的法国先贤祠,是一座纪念法兰西历史名人的圣殿,具有纯粹的爱国与民族主义特性,进入的条件十分严格。迄今为止,进入这座圣殿的历史名人共有72位,其中只有11位是政治家,更多的是像伏尔泰、雨果、左拉、居里夫妇、大仲马这样享誉世界、跨越时代的科学和文化巨人。像我们熟知的巴尔扎克、莫泊桑、笛卡尔等,虽说是世界文学和哲学史上的丰碑式人物,但据说是因为生活小节方面的原因,死后仍不得进入其门。进入先贤祠的名人,必须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比如大仲马的遗骨于2002年由别处迁入先贤祠,是他死后137年的事情了;居里夫妇1995年迁入,玛丽·居里因此成为首位进入先贤祠的女性。法国大革命时期,一些“时代英雄”式的人物匆匆入葬先贤祠,但随着时光挑剔的检验,不少人不得不迁往别处。由此可见,对于一个黑人诗人,灵魂长眠先贤祠,简直就是天大的荣耀了。然而,塞泽尔的家属和马岛人民婉然拒绝了罗亚尔的提议,表示要尊重逝者的遗愿,让他在故土永久地安息。

       塞泽尔是被殖民者贩卖到中美洲的非洲奴隶的后代,1931年出生于加勒比地区法国殖民地马提尼克的巴斯潘特。祖父是马提尼克的第一位黑人教师,父亲也是一位教师。出身于教师之家的他,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1931年,他赴法国本土的巴黎路易十四中学读书,1938年回到故乡任教。上世纪四十年代,他积极投身于反对殖民统治、解放黑人同胞的政治运动,和后来成为塞内加尔总统的列奥波尔德·塞达·桑戈尔共同发起了“黑人特性”的文化运动。他高举黑人寻根和自尊自爱自强的旗帜,创办了《黑人学子》杂志,“用充满非洲意向的欧洲语言”,发出了一个反叛者的声音。1946年,他成为制宪议会议员,并在1946——1956年加入法国共产党。期间,他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形成了现实主义的诗风。他的《回乡札记》、《被斩首的太阳》等优秀诗篇,对殖民统治者进行了毫不妥协的抨击,在黑人同胞和整个法国引起了强烈反响。正如米兰·昆德拉所说:“塞泽尔,他是伟大的创始者,马提尼克的政治创始者。在他之前,马提尼克没有政治。他同时也是马提尼克文学的创始者,他的《返乡札记》是马提尼克的基石,就像密茨凯维奇的《塔杜施先生》之于波兰,裴多菲的诗之于匈牙利。”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塞泽尔转向戏剧创作,《国王克里斯托弗一世的悲剧》、《刚果一季》等剧作,箭头直指殖民压迫,奠定了他在文学史上的不朽地位。2001年前,塞泽尔曾长期担任马提尼克岛首府法兰西堡的市长。在任期间,他积极改善当地的住房、教育和医疗,促进了经济的快速发展,赢得了马岛人民的爱戴,在整个法国享有崇高的声望。

       文人涉足政治,往往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悲剧的下场,而塞泽尔一生没有停止过对殖民主义的谴责,并以文学和政治的双重成就,“赢得生前身后名”。这是塞泽尔本人的精明,还是法兰西民族的伟大?塞泽尔作为一位伟大的诗人和作家,在政治活动中,从不放弃人格和尊严,而是向一切不合理的社会现实发出自己批评的声音。他深深植根于黑人民众之间,勇敢地举起“黑人精神”的大旗,寻找黑人光荣的历史和文化之根,推动了法兰西民族自我灵魂的追索和拷问。

       2007年,是法国总统的大选之年。在此之前的2005年,时任内政部长的萨科奇决定参选总统。他深知塞泽尔在选民中的声望,曾发出单独召见的邀请。这要是放在缺钙的中国文人身上,绝对不会放弃和政要“亲密接触”的机会,而塞泽尔作为支持社会党竞选委员会的荣誉主席,毅然以“私人的原因”拒见萨科奇。这个“私人的原因”,实际上是他反对内政部“法属海外领地的积极作用”的法律条款。直到这个条款被取消,塞泽尔才于次年的3月同萨科奇见了一面。萨科奇2007年如愿当选总统,塞泽尔则于2008年告别人世。

       2011年4月17日,是塞泽尔逝世三周年纪念日。在法国人民运动联盟的倡导和策划下,先贤祠举行了隆重的仪式,将塞泽尔的灵位迎进了这座神圣的殿堂,而遗骨则永留在马提尼克。萨科奇在2012年总统大选前的民意调查中,被称为“法国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然而,就是这位最不受欢迎的总统,不顾塞泽尔拒见他的难堪和曾对他的一些反对,在迎接塞泽尔灵位的仪式上,发表了一篇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说:“伟大的诗人是一名致力于黑人文化的不妥协的战士,同时是位老骥伏枥的政治斗士,从不停止推动法兰西自我灵魂的拷问。”他说,先贤祠永久供奉塞泽尔的灵位,“是全人类思想中最纯净的一笔,也是文化多样性的完美诠释。”他还说,塞泽尔的作品“平和,古典,最有代表性,这是铸造永恒最好的通行证。”

       2012年,萨科奇在总统大选中,败给了社会党的候选人奥朗德,而塞泽尔的诗句和他的灵魂一样,永存——

      “大气层的压力或者说历史

      不成比例地催生我的痛苦

      尽管它把我的一些词变得辉煌”(《环礁湖的日历》树才译。)

  评论这张
 
阅读(37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