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歌的博客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日志

 
 

【转载】作家必须敬畏文字、尊重读者  

2013-12-29 11:18:08|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意间进入一个叫“咬文嚼字”的博客里(不知是不是《咬文嚼字》杂志的官博,我后来想重阅却没找到),看了该博主一篇文章,批评目前一些青年作家,在网上撰文不注意最起码的文字规范和语法修辞,甚至错别字连篇,读起来有“遍地荆棘”之感。博主称这样的作家“缺乏对文字的敬畏”。我觉得这话说得太好了!把我长期以来郁积在心里的一些对当今语言现实的焦虑,用一个极精准的词语——“敬畏”——表达得淋漓尽致。可以说,这里的“敬畏”二字,对当今每一个说中国话和使用汉字的人,都敲响了警钟。

我还想在咬文嚼字先生句“缺乏对文字的敬畏”之外,再加上一句“缺乏对读者的尊重”。有了这个“敬畏”与“尊重”的双重提醒,或许能引发大家作进一步思考

近些年来,不只是网上,几乎所有的国内图书报刊等出版物及影视娱乐业产品里,在使用语言文字方面的乱象,也都比比皆是。可以说绝大多数中老年知识分子,也包括不少年轻一辈的知识精英,都对此感叹不已,却又无可奈何。这就不仅是缺乏对文字的敬畏,也缺乏对读者的起码尊重。

文字乱象的表现不胜枚举,我只集中谈一个极简单极普遍也特别令人遗憾的小例子。

如今随便拿起一种近年出版的图书报刊(老一辈作家学者的著作除外),或举眼看看任何一种网络、影视的可视性文字,都可以见到在行文上“的”、“地”、“得”不分或乱用的风气极为泛滥。这是共和国建立六十余年来从未有过的怪现状。溯其源,或许跟近一二十年来港台的影视歌等通俗文化对内地日益增强的影响不无关系。因为在我的印象中,港台的这类娱乐性文本(也包括书刊等出版物),是不大区分“的”、“地”、“得”的;尤其是用在动词和补语之间的语助词“得”,他们一般都习惯通用“的”。

当然,追溯另一个源头,或许跟这些年来四大名著等古典文学作品的空前普及也有关系。因为在中国早期的白话文作品里,尚未严格区分这三个语助词。特别是以京语为基调的《红楼梦》,在行文中使用动词和补语之间表示可能(如“扛得住”、“做得到”)的“得”字,或使用在动词、形容词与表示结果或程度的补语之间(如“说得不错”、“冷得受不了”、“好得很”)的这种“得”字,有少数是用对了的,而绝大多数都混用(或被转抄稿本的人混抄)作“的”。原因就在于,京语的这类“得”字,与“的”字发音原无区别(南方地区大多数方言的“得”字发音,则与助词“的”字发音明显有别)。所以古时的北方口语也是最不能区分“得”、“的”二字的,就如同当今的普通话发音不易于区分这两个字的情形相似。因而现在的年轻人在行文时,可能无意之间便会受这些古典名著尚未严格区分的用法影响。

但这些都属于外部原因,并不是问题的关键。一个最有说服力的事实就是:在改革开放之前或之初,那时也一再提倡读《红楼梦》,甚至开展过全国性的讨论批判运动,影响不可谓不深;而我们的所有出版物,甚至包括中小学生的作文(更别说大学生或作家、教授的文字了),无论南方北方,都能准确地区分“的”、“地”、“得”如若不信,只消拿过去的旧书旧报等出版物来一查便知。可见问题的关键,还是目前包括教育、影视和出版等等在内的相关部门领导重视不够、把关不严所致。

还有,当年像我这样可以不时发表一点作品的普通文学青年,如果在文稿中不慎出现“的”、“地”、“得”不分或误用等情况,是会被人笑话和轻看的。而现在,一些堪称名作家、名教授的人,居然也好意思公开宣称自己不大能区分“的”、“地”、“得”,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既然已经是名作家、名教授了,这方面可不能厚颜无耻,贻害社会

不久前,有一位爱好写作的小青年,要拜我为师,将来想当专业作家。我说,干这个,拜师没有用关键是要自己努力,多看、多想、多练持之以恒,必有进步。我还说,你的习作,文字活泼,思路开阔,有热情,这都很好但还得注意“多看”——包括多读书和多观察人与社会此外得把语文基础进一步打牢,比如你的“的”、“地”、“得”用法混乱,必须首先做到严格分清。她说,我就是分不清,但别的作家好像也不怎么区分嘛!

便是当今某些作家在语言运用的不良影响之一斑

    其实要解决这个分清“的”、“地”、“得”问题非常容易。即便当初在课堂上没有注意听讲或老师要求得不严,现在来补补课也是分分钟的事。本文就没必要辞费了。自己随便买一本《新华字典》或《现代汉语词典》,翻出这三个字来把上面解释不同用法看仔细,琢磨再笨的人,一两个小时也可以达到到烂熟于心不信,可以去试试。

    顺便提醒一句,不论字典词典,一定要买最新版。记得退回去三五年,我告诉某出版社一位编辑朋友,除了印古典作品应该依从不同的原文之外,不要再把“唯一”的“唯”用成竖心的“惟”了。朋友说,《现汉》上不是规范了该用“惟”吗?我说,那是老黄历了,赶紧把编辑部的《现汉》旧版扔掉,换成零五年的新版。因为在新版里,成百上千的字词都重新规范、重新注释过了,比如对“空穴来风”的释义用法等。对于像“唯一”、“唯独”这类词,在现代汉语里到底该统一成“唯”还是“惟”更合适,前些年还曾在学术界展开过一场辩论,最后才确定下来,和其他须得重新统一规范的字词一道,报经有关部门审查批准后才公布的。

虽然以上列举的都是一些最起码的常识性问题,但目前不留意常识的“专业人士”,实在是太普遍了。如果给他们一点刺激,或通过某种管理上的严格约束,使其重视起来,未尝不可以达到举一反三的效果。只要痛下决心,什么乱象改变不了?想想看,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从事新闻、出版和写作的文化人,其整体的学历和知识素养显然比现在从事这些行业的人低多了,怎么反而从没出现过较普遍的文字乱象

此外,我还反对在行文中乱爆粗口,更反对在网络上污言秽语满天飞。但愿我们的汉字语境,像白鸥在碧海蓝天翱翔一样清澈明净……

 2012年2月4日23:2于释梦斋

作家必须敬畏文字、尊重读者 - 邓遂夫 - 月亮坝 · 邓遂夫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