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歌的博客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日志

 
 

札记,或诗素材(原创随笔)  

2014-05-11 10:42:2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札记,或诗素材

                   秦 歌

 

         淅淅沥沥,下了一夜的小雨,在黎明的时分适可而止。莫非它知道,一夜恶梦连连的我,要到外面走走了。

        东边的天际一片湛蓝,像委屈的泪水倾尽之后,一片晴朗的心空。琥珀色的一团光晕,预示着新一轮的太阳照常升起。而遥望西天,翻卷的黑云正在溃退,它们要赶往另一片遥远的天空,排布另一场或大或小的雨阵。

        洒水车喷着水雾,唱着欢快的晨曲,在湿漉漉的大街上驰过。在形式主义面前,谁又有理由去指责机械的教条主义?

       

         我是一个多梦的人。不过,我的梦不像中国梦那般宏大,我的梦只属于我自己。

         常常梦见生肖里的一些动物。它们对我戏弄、噬咬、追赶,让我在冷汗淋漓中夜半惊魂。

         常常梦见考试。面对一张密密麻麻的试卷,我却一个字都写不出来,只有在下考的铃声在懊丧地醒来。

         常常梦见写诗。梦中的我诗思泉涌,落笔成阵,醒后却一行都记不起来。

         常常梦见枕边书中的情节。梦中,我为书中的人物推演未来的命运,似乎漏洞百出而又合情合理,只是与原本的走向大相径庭。

        释梦书会对这一切作出让我或惊或喜的解析,而做心理师的朋友说,你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呢!

 

        依旧是每天走过的那条长长的河岸。桃杏花儿落尽,丁香和黄刺玫正在盛开。走过,就有“暗香盈袖”的感觉了。党校门前的那条路叫工农街,让人想起那些虽贫困但却昂扬的年月。街边那片密匝匝的白杨林,许是听多了道貌岸然的教授的党课,一棵棵以笔直的党性,站成整齐划一的“集体主义”。偶尔,也有几棵斜逸开去,企图与别的树勾肩搭背,腰身扭曲得像是缺了精神的钙质,那应该就是一些“毕竟是少数”的异类分子了。

 

        绕着那面幽幽的湖,漫无目的地走过一圈。我爱这面幽幽的湖,它像我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波涛翻涌的内心。我不愿把原本不多的美好记忆,暴晒在犹如炎夏毒阳般的各色目光之下,一切不管不顾的倾诉、诅咒、猜忌、怨恨、眼泪、关爱、询问、介入和表白,都对我多愁而脆弱的心儿带来压迫和伤害。有的人把幸福和忧伤埋在心底,有的人把幸福和忧伤写在脸上,有的人把幸福和忧伤倾诉笔端,有的人……

        其实,像湖水怀抱着它心中的小鱼,就好。

 

         沿着榆叶梅围绕的曲径,我要走进那座蓊蓊郁郁的园子。昨夜的雨,让小径上落红成阵,无端地就想起“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的句子了。

        我一直在想,这座园子里的树是有等级之分的。比如,那些来自远方的银杏、木棉、玉兰、雪松、辽东栎、悬铃木、黄山栾之类,它们都挂着一枚小小的胸牌,上面写明它们的籍贯、年龄、种属以及对水土的喜好等等,像是从我们人民中间挑出来的代表或委员,准备去出席一个隆重的盛会。而在故乡司空见惯的楸树、榆树、榔树、杜梨等等,虽也挂着一枚小小的胸牌,但却看不出多少贵族的气质。这些来自故土乡野、天生草根的树,更多地让我想到在城市商场或酒店打工的乡间女子。

        身为七尺男子,憧憬那棵古槐的挺拔和伟岸。而滚滚红尘之中,谁又愿做一棵披发修行的柳,悟真得道之后,做我一生一世的芳邻?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