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歌的博客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日志

 
 

一个人的坊间诗话5(原创随笔)  

2015-04-07 11:00:1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的坊间诗话(5

  

 

诗歌结构的运动和循环

 

 

从建筑学的角度来讲,最美的结构是三角形和方形,因为它们具有稳定性。而诗歌是一种思维和情绪的艺术,最怕的就是僵化和稳定。所以在艺术创作中,我们常常发现这样一个现象:小说的结尾又回到了开头,乐曲的结尾再现主旋律,诗歌的结尾语句重复开头的语句。我们说叶落归根、返璞归真、圆满,指的就是人类主题意义的复归,所以艺术的结构无所不在地呈现一种“圆球”形的思维模式。但这个球体不能无所不包,否则就会变成一个不规则的形体。比如,我们要用一首诗歌颂我们的校园,你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颂扬它的美好,形成一个准封闭的小圆球结构,而不能在歌颂完之后,再来找出几点不足,这就等于给小球体支了一个障碍物,使它不能自然地运动和循环。诗人的情绪是主观的,任何纯科学、纯客观、一分为二的思维方法,都与诗歌的写作格格不入。这样写你就去写工作总结,而不要去写诗歌。记得小时候在故乡,年轻的妈妈们经常哼唱一支催眠曲:“扯锯,拉板/板哪了?河冲了/河哪了?羊喝了/羊哪了?狼吃了/狼哪了?上山了/山哪了?哗啦啦啦倒了//”直到今天,年轻的妈妈在哄孩子睡觉的时候,还经常哼唱这支歌谣。我一直不明白它为何会有如此长久的生命力。直到有一天,我读到一个美国诗人的诗,全诗是这样写的:“田野里的鲜花不见了/鲜花被美丽的姑娘采走了/美丽的姑娘不见了/美丽的姑娘到军营里去了//军营里的士兵不见了/士兵到战场上去了/战场上的士兵不见了/士兵到坟墓里去了//山坡上的坟墓不见了/坟墓被鲜花淹没了//”我恍然大悟,原来那支催眠曲和这首诗有异曲同工之妙,都形成了一个准封闭的球形结构,形成了一种循环之美。在催眠曲里,“山哪了?哗啦啦啦倒了。”似乎已经结束了,圆满了,可是宝宝还不睡觉,妈妈便从头再唱,循环往复,直到孩子睡着为止。如果说这是一种简单的重复循环的话,美国诗人的这首诗则又进了一步。

你看,开始是“田野里的鲜花不见了”,最后是士兵的“坟墓被鲜花淹没了”,一个球形的结构完成了。但是,人类仍然存在,战争还会继续,士兵坟墓上的鲜花可能被另一个美丽的姑娘采走,送给新的士兵,新的士兵可能还会战死,坟墓上再开满新的鲜花。这是一种主题意义的循环,是艺术结构的一种高层次的循环。根据这种诗歌的运动和循环原理,我曾写过一首《那棵老槐》:“抱定独身主义的那棵老槐/多少年,坚守在我家院落的一隅/我不知道它确切的高寿几何/按说,该和父亲是一茬年纪//……那年,父亲伐倒了那棵老槐/趁着身子骨硬朗/他要为来生造一所房子/抚摸着肢解开来的年轮/我嗅到了遥远的岁月,还有/一代人苦苦艾艾的气息//”按说,诗应该到此结束了,可我总觉得没有说完,因为这是一种线性的思维结构——槐树和父亲那一代人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后来呢?我又写下了这样两句:“来年,树根上钻出一棵新槐/怎么看都像是我的弟弟//”也许有点画蛇添足,但我觉得这样更能进入一种循环——这棵新的槐树也会伴着新的一代人走到生命的尽头。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