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歌的博客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日志

 
 

发在《九州诗文》2015年5月号的一组诗  

2015-06-24 09:23:53|  分类: 诗歌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缕乡愁(组诗)

 

◆秦

 

 

瘦下来的村庄与河流

 

我知道,我不该在这样的季节

回到我地图上找不到的故乡

那么多熟悉的名字都去远方漂泊了

村庄,在深秋越发老迈和瘦弱

 

留守的童年被圈进乡里的寄宿学校

只能在日记和梦呓里撒娇,撒野

一只妻妾成群的公鸡不解乡愁

用激情的方音吊一下嗓子,划不破

薄薄炊烟下沉沉的落寞

 

与村庄一道瘦下来的,是那条

流经村前的无名的河流

那是我少年心中的长江与黄河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我情愿一遍遍把刚刚学会的卜算子

误作是写给乡河的恋歌

梦中,我曾一次次趟过这丰腴之水

去茫然地寻找山外的世界

那年山洪来袭

一个在河岸剜猪草的小伙伴

被无情地吞进翻滚的漩涡

 

而今,瘦下来的河流

像一个步履蹒跚的老人

只能在一条峡谷里慢慢转悠

早年闯荡江湖的胆气被岁月收藏了

只愿静静地,做一枚归根的黄叶

 

霜风来临,岸边的树一起趔趄身影

一夜白头的芦荻,又是满目萧瑟

瘦下来的村庄与河流,你已

藏不住几声柳笛,溅不起几滴蛙鸣

但还足以让两行清冷的泪水

在我的脸颊上,流淌,成河

 

 当我再一次写到蒹葭


多年前,我最初认识的蒹葭

是被老师罚写多遍的两个生字

为此,我曾怨恨过之乎者也的古人

为何把水塘边青青的芦苇

不明不白地称作蒹葭

 

后来,在小村月明星稀的夜晚

当一袭丽影常常闯进少年的梦境

我才真正读懂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句子

只是芦苇,不,还是称蒹葭为好

已在《诗经》的秦风里

摇曳千年了

 

而今,我再一次写到蒹葭

是在故乡的水湄

平生潦草的足迹遗落在他乡的山水

我只愿在更深的秋意抵达之前

将鬓发混迹于起伏的苇丛

与它们一起在秋风中吟哦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相信,我当年落草的老屋

在漫长的岁月中,早已得道归真

灰砖灰瓦的老屋

灰头土脸地打坐在小村的中央

宠辱不惊,把一切都看得淡了

它不再奢望有朝一日,成为

一座伟人或者名人的故居

 

只是苦了院子里的两棵树

清明时节

一树梨花薄如蝉翼,肤若凝脂

一枝红杏急欲出墙

炫耀尚未丰满的小青春

我走后又将是人去屋空

她们只有在故乡薄薄的春风里

枉自妩媚

枉自凝眉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