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秦歌的博客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日志

 
 

另一种形式的行走(原创) 发于2018、1、20长治日报  

2018-02-01 20:45: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另一种形式的行走

——读狄赫丹《感受时光——廿四节气文化品读》

 

 

公元2016,农历丙申猴年。这一年,对于作家狄赫丹来说,注定是不平常的一年。他像一个勤劳的农夫,把键盘当做农具,在文字的田野里春种、夏长、秋收、冬藏,从立春到大寒,一年笔耕不辍,就有了我们手上的这本文化散文专著《感受时光——廿四节气文化品读》。

在过去的阅读印象里,我们读到更多的,是狄赫丹先生关于“行走”的系列文字。红军长征70年后,他曾沿着先辈当年走过的雪山草地,用车轮和脚步走过一次“崇尚信仰的朝圣之旅”,于是就有了《地球的红飘带》;他曾带着与生俱来的夙愿、激情、执着和梦想,穿行于藏地高原的戈壁大漠、雪域草原,寻找天地的大美和人生的宿命,于是就有了《行走西藏》;他也曾肩负一个新闻记者的责任和使命,在上党大地的纵横阡陌、荒僻村落间行走,用笔记录岁月的风雨和时代的变迁,于是就有了《走笔上党》。所有的这一切,对于一般的读者来说,总有一种“陌生的距离美”在牢牢地吸引着你,渴盼着与他“一同走过”。赫丹先生用坚硬和粗粝的外表包裹着一颗柔软的心,永远怀揣着一个“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梦想。

狄赫丹先生这次用一年时间写出的《感受时光——廿四节气文化品读》,在我看来,仍然是另一种形式的“行走”。不过,这种“行走”,用的不是双脚在现实的大地上行走,而是在一种氤氲的乡愁里,用一种浓烈的思绪、灵性的才气,在厚重的中华传统文化大地上“行走”。他沿着中华传统文化中“廿四节气”这条支脉,一路洋洋洒洒,以渊博的学识、充盈的才气、飘逸的文字,对农历廿四节气进行了属于自己的独特解读和“个体感悟”。正如著名作家张石山先生所说,它“不是那种苍白干瘪的常识堆砌,更没有卖弄什么文抄公的掮客把戏”,而是在“廿四节气”这种中国特有的文化现象中,真实地融入了自己的所思所想、所感所悟。就在他《感受时光——廿四节气文化品读》将要“杀青”的20161130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将中国的“廿四节气”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使赫丹先生心下窃喜,想不到他的“无心插柳”,竟为传播民族传统文化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起到了哪怕是微不足道的“鼓吹”作用。

对于赫丹先生“廿四节气”文化系列散文,也算是先睹为快吧,先是在报章上陆陆续续地读到,有的还细心裁剪下来。专著出版后,差不多又在第一时间拿到了赫丹先生的赠书,再次细心捧读,感慨颇多。   

我想,我们都是从田埂上走出来的农家的孩子,我们在农历的节气里一天天长大,又在农历的节气里一天天变老。乡村里的鸡鸣犬吠和袅袅炊烟,永远是我们割不断的乡愁。作为一个成熟的作家,赫丹先生近年来在坚持以一个“独行侠”的身份,继续他在现实大地上行走的同时,能够在书桌前潜下心来,用思想和心灵恣意地“行走”,这靠的是一种坚韧的毅力,靠的是一种文化的自觉,靠的是一种勤奋的精神。在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中,我们不妨把“廿四节气”理解为一个自成体系的文化单元。漫长的农耕岁月,我们的祖先就依循着春夏秋冬四时八节,在肥沃抑或贫瘠的土地上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现代的人们总说要怎样“诗意地栖居”、“诗意地生活”。其实,在日渐城市化、工业化的时代,陶渊明笔下“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的场景,早已恍然一场隔世的梦境,只有老祖先留给我们的生存智慧和生命哲学,现在甚至将来,仍是我们浮躁、焦躁乃至烦躁时的心灵抚慰。

在林林总总的报章杂志上,我们读到过许许多多有关“廿四节气”的知识点滴,读过也就读过,并没有留下过多深刻的印记,因为我们早已生活在一个与“廿四节气”脱节的时代。赫丹先生的《感受时光——廿四节气文化品读》,不是一种“廿四节气”知识的翻版和普及,但我们确实从中增长了不少有关“二十四节气”的知识,而且这种知识是有出处、有来处的,所以说是靠谱的。这就要靠一种深厚的学养了。我们也曾在一些所谓的“文化大散文”里,读到过许多无厘头的臆想、揣测和戏说,只是,这与自然的真实和真实的自然,已经很远很远了。

生活在农耕文明时代的文人墨客,留下了许多有关“廿四节气”的精彩华章,单是杜牧的“清明时节雨纷纷”,就成为一个节气的文化符号,被后世的人们永久地怀想。在写作《感受时光——廿四节气文化品读》的过程中,赫丹先生自觉地在浩瀚的中华诗词曲赋中游走,含英咀华,为的只有一点,那就是让他笔下的“廿四节气”,更好地贯通古今,让现世的人们在阅读的天籁中与古人、与先贤、与自然、与宇宙,毫无阻隔地对话与交流。我们注意到,赫丹先生在品读“廿四节气”这种中国传统文化现象时,总在文字中不经意地融进自己的童年、少年和“插队知青”生活。对于现在的80后、90后和00后,那个年代紧俏的粮票、布票、油票、肉票,都是一个陌生而遥远的概念了,“插队知青”也只是电视剧里一个时代的背影。而在乡村里度过的贫困的童年和少年,在“大有作为”里度过的“插队知青”时光,都在他的笔下留下了温情的回忆,一种暖色调的笔触,使晋东南这块土地上的古往今来、风土人情和宇宙间遥迢的静好时光达到一种“琴瑟和鸣”的阅读效果,读来令人亲切。我们还注意到,作为一个本职的新闻工作者,赫丹先生在《感受时光——品读廿四节气文化》这本文化散文专著中,特别注重以一个“在场人”的身份切入和融进通篇的文字。比如他在《寒露》的开篇这样写到:“初八交寒露,初九逢重阳,寒露交节前一天的一场绵绵秋雨,使天气骤然寒凉。回想起来,此时离上个秋分节气也不过才半个月的时光。”又如《大寒》中,“杀年猪则成为全村人喜气洋洋的集体行动,这也是令孩子们兴奋的时刻。……杀猪后,在冒着热气的大锅里退去猪毛……杀猪人从猪蹄处开一个小口,用一根铁丝条从小口处往猪体内来回捅几下,随后几个庄稼汉轮流对着小口使劲往猪的体内吹气,不一会儿猪就像一个大气球一样鼓胀起来,用细绳紧紧扎住猪蹄处的小口。……我和小伙伴们屁颠屁颠地撵在大人身后,为的就是从杀猪人手中要来猪尿泡。待猪尿泡抢到手,大家一哄散去,躲在一旁如大人退猪毛那般,憋足气涨红脸往猪尿泡中吹气,吹好后便用细线扎口耍将起来。一会当气球牵着疯跑,一会当足球踢来踢去。大家玩得脑门汗浸浸,即使满手腥臊也不在乎。”过去有一句骂人的话,叫“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走”,这句话应该颠倒过来,试想,现在的孩子们大都吃过猪肉,而有几人“见过猪走”呢?无疑,这种“身入其境”、“身临其境”的“在场感”和“现场感”,极大地拉近了和读者的距离,让人以一种美好的心境,愉悦地进入他的文字。

赫丹先生,我知道,你的初心里涌动着一种“行走”的欲望,而我更愿你静下心来,将“行走”中积攒下来的宝藏,变成更多更美的文字。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